文艺

Sastra

Jalan pagi

散步

     阿理

       去年的六月下旬,雪梨又开始封城,这回疫情来势凶猛,政府也管得比以前严,人们只可以在离家五公里购物与运动,而每个家庭只限一人去购物,大人小孩都在网上工作上课。

Menikmati hidup lewat senirupa

朵拉 美好的享受 

喜欢看画,看画的享受和绘画创作的享受不太一样,却同样美好。一回在微信上,无意中看见老树的图画,很有意思。后来见朋友转贴,凡有老树之名,自然便点开进去看看

Bunga Melati

万字茉莉  

                                   阿理

 


        我们院子里的花草植物,大部分都是前屋主种下的,虽说都是平常普通的种类,甚至有些野花野草,忘了谁说的,野花不是艺术,伦敦公园的野花才是艺术。这说明前屋主对园艺是有研究的。院子里一年四季有養眼的綠,还有到了花期会开放的花,让我享有了“后人乘凉” 之乐。

kenapa pilih Chinese Painting

朵拉 为什么中国画   

我画中国画,很多学者说我画的是南洋风水墨画。

南洋是明清之际就有的名词,涵盖今天南中国海及其周围一带的海域,包括中南半岛、马来半岛和马来群岛。当年的海外丝绸之路,走向南洋,带来的除了丝绸、茶叶、陶瓷,还有各种中华文化,包括中华文化的精粹,中国画。

晓星 高音喇叭

一群人围着一家住房指指点点,沸反盈天。

寒酸客 忠心耿耿

       财叔中镖新冠,救护车迟迟未到,客厅里,顾虑着病毒感染厉害,家人都跟老爷子财叔保持距离。

pesta kue bulan

阴云薄暮上空虚 此夕清光已破除

晓星

今夕中秋,步上阳台,举头遥望:一轮玉盘,悠然自得,高挂在漆黑的天幕中,洒下一片银光,似全然不觉人世间疾苦。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