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Sastra

诗兴

戈峰

 

习惯使然  多少时光

沉浸在涌动的诗行

心绪是散落的文字

情感堆砌建造

就像一砖一瓦

给诗歌安家落户

好朋友

           慧川

十八岁的那一年,失学,迷惘无措,在黯然神伤而又无所事事时的日子里,百无聊赖的随着几个朋友结识了你——黎。些微的惊艳;好一付容颜,浓眉亮目,高挺的鼻子,清晰丰盈的双唇,身型挺秀,长发中分而扎向肩后。你是主人,首先伸手和我们逐一紧握,紧紧的、沉沉的,用浑圆的声音边笑着说:欢迎!友谊从此开始。

这一个秋天

  阿理

       近来,疫情横扫全球,好多国家都在封国封城,澳洲也不例外。

分公司

  新加坡     青如葱

老林走了,他在慢跑时心脏病暴发,来不及抢救,结果走了。

老林不过六十来岁,但因为经常运动,加上保养得好,看起来只有五十上下的光景。他的突然逝世,令许多亲友感到愕然。当然最难于接受的,莫过于他的未亡人。

六月的诗

戈峰

 

六月的文字

带着欢笑和童真

嬉戏在绿茵草地

它们互相追逐

一个拽着一个

最后排成一行行

六月的诗

旧星追踪五首

双飞燕

(1)

一江春水忆白杨

一江春水向东流,两岸芦苇系晚舟。

勘探情深心已碎,只因歌女意还忧。

八年离乱民生苦,天亮前时国难仇。

日寇凶狠天道谴,太阳旗倒万年羞。

熟悉的旧事物

戈峰

 

那些熟悉的旧事物

从来没有静止

隔着时光虽显得孤独

毕竟未曾擦肩而过

带着生命的雨露

让时空滋长清凉

这一刻的牵扯

把辛酸和希望怀顾

我终于赶上(外一首)

林焕彰

我一生守旧,念旧

缝缝补补,童年曾经挨过

现在,却又碰上

年轻一代装穷,追求时髦

穿破衣裤,以为时尚

mengenal penyair Wang Guo Zhen

认识汪国真

锺逸

 

《好报》于4月28日的《报道》版上刊载了一篇题为:那些年我们一同追过的诗•缅怀中国现代诗人汪国真的文章。有些喜欢诗的朋友对汪国真这位中国诗人还觉得陌生,希望《好报》能更深入地介绍这位诗人和他的作品。

破浪前进的小船

致意挣扎求存的华文媒体《好报》同仁

雨村

 

一声泼啦

 船便被木桨推进万顷的竞技场

左舷被踢,右舷被捶

抛上蓝天,又摔进深谷

 颠颠簸簸,仍冲开重重障碍

 即使刀林剑丛,决不回头

失落感 外一首

锺逸

 

走了好几十年的路

有欢笑 有悲苦

同行的伙伴失散了

前面还有茫茫迷雾

以暴制暴

晓星

魔鬼胶,一听这称呼就给人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但直到昨晚,许俊凯才第一次体会到,魔鬼胶的名副其实,它不只是拥有一个虚有其表的恐怖称呼,而其功能的“恐怖”也令他不寒而栗。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