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Sastra

novel Bajin

巴金著: 憩园

 “怎么,你会住这样的房间!”他走进房门就惊叫起来。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住在这儿!这样黑,窗子也不打开!他把窗门往外推开。他马上咳了两声嗽,连忙离开窗,掏出手帕揩鼻子。“煤臭真难闻。亏你住得下去!你简直不要命了。”

novel Bajin

巴金著: 憩园

我在外面混了十六年,最近才回到在这抗战期间变成了“大后方”的家乡来。虽说这是我生长的地方,可是这里的一切都带着不欢迎我的样子。在街上我看不见一张熟面孔。其实连那些窄小光滑的石板道也没有了,代替它们的全是些尘土飞扬的宽马路。从前僻静的街巷现在也显得很热闹。公馆门口包着铁皮的黑漆门槛全给锯光了,让崭新的私家包车傲慢地从那里进出。商店的豪华门面几乎叫我睁不开眼睛,有一次我大胆地跨进一家高门面的百货公司,刚刚指着一件睡在玻璃橱窗里的东西问了价,就给店员猛喝似的回答吓退了。

海角、湖濱、愛

                                                                    沈华英

 

黃昏來臨的時候,是峇厘島臨海一整排的海鮮食店開始“活”起來的時刻。此時的陽光還擦亮,炎熱卻已漸漸退去,沿著綿長的海灘,每一家食店都把四方木桌椅齊齊排列在廣闊柔軟的沙灘上,一律面向大海。店主利用這最佳觀賞日落之處,讓食客大快朵頤之餘,遠眺海上一輪紅日暈染出漫天流霞瀲豔。

奮 鬥

                                            锺逸

                       

                        怯於人們的奚落和白眼,

                        我背起了行裝告別了熟悉底庭院‧

                        幾次徬徨在十字街頭,

                        又幾次為昔日的安逸徘徊留戀‧

刻 刀 下 的 故 影

印尼  棉兰  沈华英

    雨夜,疾风狂号,天地黑黝黝的一片,只有走道旁几盏路灯下,千百缕细长的雨丝在亮丽的闪烁着,间中突又随风飞舞成一团空濛茫白的纠缠…

卖书

新加坡  赫南

 

四个满头白发的作家坐在咖啡店里,一面喝咖啡,一面聊天。“我最近卖了百多本书,我那本诗集,四年前自费出的。

居家的日子


                    阿理

        近日我们和全球大多数人一样,都居家在“闭关”期间。
      每年清明这段时间,我们都会返乡扫墓去。而这回买了机票,却因到处疫情紧张,想了又想,最后决定退票。

提灯人

                             锺逸

黑夜还很漫长

旅人跋涉于异乡

坎坷是他的踌躇

光亮是他的渴望

疫。情

疫。1

疫,从病。殁。

新冠病毒,SARS CoV-2, 简称 COVID-19,全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型。

2003年的沙斯病毒、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征、2014年西非伊波拉病毒。

都是冠状病毒群引起的一系列病症。

这类病毒会在动物之间流传,而且会感染特定物种。

bunga ungu

紫阳花故事

   

  朵拉

 

2019年6月,盛暑,在福州,我遇见了自2008年开始到处寻觅的紫阳花

太晚了

苏淑英


“太晚了,别出去,” 通常是长辈告诫小辈们的话。
年轻人总是对晚间生活情有独钟,白天工作忙忙碌碌,夜间就放松一切,与友人相聚,吃吃喝喝,聊聊天,忘了时间,若不是爸妈催促,真还不想回去睡觉。
 

复明

老人的白内障摘除手术愈合期到了,马上就可重见光明。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