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Cerita

Fortress Besieged

围城 032

张太太信佛,自说天天念十遍“白衣观世音咒”,求菩萨保佑中国军队打胜又说这观音咒灵验得很,上海打仗最紧急时,张先生到外滩行里去办公,自己在家里念,果然张先生从没遭到流弹。

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136

那老妇这时已顺过气来,冷冷的道:“江湖上人人都说,‘丁氏双雄,一是英雄,一是狗雄!’这名话当真不错。今日老婆子亲眼目睹,果然是江湖传言,千真万确。”

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85

我吓呆了,一时间,也来不及找雨农,我把帐务匆忙的交给同事,就立刻叫了一辆计程车,赶到宏恩医院。还没到急救室,就一头撞到了妈妈,她拉着我就问:
“卢友文来了吗?”“没有呀!”我说:“我是从银行直接来的,怎么回事?小双怎样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Fortress Besieged

围城 031

“Sure!havealooksee!”张先生打开橱门,请鸿渐赏鉴。鸿渐拿了几件,看都是“成化”、“宣德”、“康熙”,也不识真假,只好说:“这东西很值钱罢?”

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135

这时那老妇已醒,听到丁不四自吹自擂,当即冷笑道:“哼,耗子上天平,自称自赞!这一手‘快刀斩乱麻’不论那个学过几手三脚猫把式的庄稼汉子,又有谁不会使了?”丁不四道:“呸!呸!学过几手三脚猫把式的人,就会使我这手‘快刀斩乱麻’?你倒使给我瞧瞧!”那老妇道:“你明知我练功走火,没了力气,来说这种风凉言语。大粽子,我跟你说,你到随便那一处市镇上,见到有人练把式卖膏药,骗人钱财,只须给他一文两文,他就会练这手‘快刀斩乱麻’给你瞧,包管跟这老骗子练得一模一样,没半点分别,说不定还比他强些。这是普天下骗人的混蛋都会的法门,又有什么希罕了?”

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84

今晚,她好固执,她好漠然,她那冰冻的小脸呆呆怔怔的,身子直直的坐着,一动也不动。好像卢友文的声音,只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的一阵寒风,唯一引起的,是她的一阵轻微的颤栗。我想,她一定听这种话听得太多了,才会如此无动于衷。于是,卢友文“更加”痛苦了,他抱着头,“更加”懊恼的喊着:“小双,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

Fortress Besieged

围城 030

那天张先生跟鸿渐同席,回家说起,认为颇合资格:“家世头衔都不错,并且现在没真做到女婿已住在挂名丈人家里,将来招赘入门,易如反掌。更妙是方家经这番战事,摆不起乡绅人家臭架子,这女婿可以服服贴贴地养在张府上。结果张太太要鸿渐来家相他一下。

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134

那老人笑道:“你怎么也不能动,也变成了一只大粽子么?”

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83

“卢友文聪明而热情,他绝非一个玩世不恭或欺侮太太的人,这事一定有点原因,我要把它查出来!”

Fortress Besieged

围城 029

阴历新年来了。上海的寓公们为国家担惊受恐够了,现在国家并没有亡,不必做未亡人,所以又照常热闹起来。一天,周太太跟鸿渐说,有人替他做媒,就是有一次鸿渐跟周经理出去应酬,同席一位姓张的女儿。

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133

那老人笑道:“小翠,我在船头等你。你伏在舱里想施暗算,我可不上你当。”

Across the Water

在水一方 082

小双仍然不说话,可是,那刚刚擦干净的脸上,又滑下两道泪痕来了。我心里猛的一跳,就“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