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Silat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2

吕麟见她自视如此之高,想要切实说她几旬,又怕伤了她的自尊,想了一想,道:“此地情形,十分诡异,还是不要造次的好!”端木红突然嫣然一笑,道:“好,我不去看了。”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2

慧可道:“我不是说你不讨人喜欢,我是说假如你活泼一些,就和耿京士更相似了。”
蓝玉京道:“何其武只有两个徒弟吗?”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1

吕麟已然感到了事情的复杂,苦笑了一下,不知说什么才好。
吕麟想了半晌,暗忖还是等自己疗好了伤,再说的好。
因此,他重又双目微闭,运转真气起来。端木红一直笑吟吟地望着他。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1

这个问题,正是蓝玉京想要别人替他解答的,你叫他能说些什么?
慧可住的房间白天也很阴暗,此时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蓝玉京,好像发现什么似的,忽然打开窗子,说道:“你站在窗口,面对着我,对,就这样站,不要动。”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0

吕麟呆了半晌,道:“端木姑娘,我刚才所说是,乃是…”他正在想,如何措词,方能婉转一点,不令得端木红太以伤心,突然之间,只听得门外,传来了一下惨呼之声!
那一下惨之声,吕麟一听,便已然认出,是大傻所发出的!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0

蓝玉京道:“师祖已经不幸去世了。”
慧可说道:“菩提非树,明镜非台,死生本来也是幻相。不过,他老人家是我最心仪的人,我却是不能无憾。难得他老人家记得我这个不成材的后辈。他是几时仙去的?”
蓝玉京道:“就是在我下山那天。我是奉他老人家的遗命特来拜访大师的。”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69

地呆了半晌:只是道:“端木姑娘,你…怎么会在我身边的!”
端木红更是连粉颈也羞得发红“璎”地一声,道:“谁知道你!”
吕麟一听这话,更是不像,想要解释,又不如从何说才好。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39

原来慧可有睡午觉的习惯,他在香积厨执役的众僧中年纪最大,又患有咳嗽的毛病,了凡对他比较优待,让他和一个挑水和尚同住一个小房间,他做了午饭之后,要睡两个时辰午觉,了凡也从不干涉他的。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68

他此时只求逃脱了开去,也未曾注意到谭月华根本未在追他,而是向相反的方向掠出。黑神君只顾得攀缘而下,转瞬不见。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38

东方亮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师父叫我不可在少林寺僧人的面前,说出我是他的徒弟。”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67

可是,吕麟这一下警告,却已然慢了一步,只听得谭月华一声轿叱,身形一侧,使出了一招诡异绝伦的招数。但是黑神君却是先下手半步,虽然,谭月华那一招使出,黑神君身上,连中了四掌“拍拍”之声,清晰可闻。但见黑神君五指如钩,却已抓到了谭月华的腰际!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37

本无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天下只有一个剑圣,就是此人。不过,从你听来的传说却是不尽不实,那次比剑是在巴山之巅,没人在旁观战。据过铁铮自己对我说,其实是他输了一招。比了三天,似乎也是旁人夸大之辞。”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