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Silat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4

吕麟心中所特别高兴的是,他到唐古拉山来的目的,便是为了寻找火羽箭,以对付六指琴魔。此间主人,既然以前隐居在此,说不定那七枝火羽箭,早已为他发现,也在此处的宝库之中!吕麟仔细地想了一想,这件事,实在是大有可能,比诸箭被巨鹰衔去筑巢,更是现实得多! 这时候,他真想问一问烈火祖师,宝库是在什么地方,他既然想到了这点,精神便为之一振,全身真气,运走更速。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4

慧可说道:“我不知道。但按常理来说,我隐居少林寺二十多年,如今重出江湖,料想也没几个人认得我了。或者会有一些艰难挫折,但太大的危险我想不会有的。”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3

可是,他们两人,究竟俱是生性绝顶聪明的人,已然听出烈火祖师的口气,像是对“老赫”十分的忌惮。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3

又是一个“对了”,不过这一次蓝玉京却是懂得慧可说这“对了”的意思的。
“前辈的意思,敢情家师之去辽东,乃是奉命查探本派的那几宗疑案?”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2

吕麟见她自视如此之高,想要切实说她几旬,又怕伤了她的自尊,想了一想,道:“此地情形,十分诡异,还是不要造次的好!”端木红突然嫣然一笑,道:“好,我不去看了。”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2

慧可道:“我不是说你不讨人喜欢,我是说假如你活泼一些,就和耿京士更相似了。”
蓝玉京道:“何其武只有两个徒弟吗?”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1

吕麟已然感到了事情的复杂,苦笑了一下,不知说什么才好。
吕麟想了半晌,暗忖还是等自己疗好了伤,再说的好。
因此,他重又双目微闭,运转真气起来。端木红一直笑吟吟地望着他。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1

这个问题,正是蓝玉京想要别人替他解答的,你叫他能说些什么?
慧可住的房间白天也很阴暗,此时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蓝玉京,好像发现什么似的,忽然打开窗子,说道:“你站在窗口,面对着我,对,就这样站,不要动。”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70

吕麟呆了半晌,道:“端木姑娘,我刚才所说是,乃是…”他正在想,如何措词,方能婉转一点,不令得端木红太以伤心,突然之间,只听得门外,传来了一下惨呼之声!
那一下惨之声,吕麟一听,便已然认出,是大傻所发出的!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40

蓝玉京道:“师祖已经不幸去世了。”
慧可说道:“菩提非树,明镜非台,死生本来也是幻相。不过,他老人家是我最心仪的人,我却是不能无憾。难得他老人家记得我这个不成材的后辈。他是几时仙去的?”
蓝玉京道:“就是在我下山那天。我是奉他老人家的遗命特来拜访大师的。”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69

地呆了半晌:只是道:“端木姑娘,你…怎么会在我身边的!”
端木红更是连粉颈也羞得发红“璎”地一声,道:“谁知道你!”
吕麟一听这话,更是不像,想要解释,又不如从何说才好。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39

原来慧可有睡午觉的习惯,他在香积厨执役的众僧中年纪最大,又患有咳嗽的毛病,了凡对他比较优待,让他和一个挑水和尚同住一个小房间,他做了午饭之后,要睡两个时辰午觉,了凡也从不干涉他的。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