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Silat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9

虽然是“起手式”,但所划的圆弧,却是合乎“太极圆转,无使断缺”妙理,内中藏着虚实相生的奥妙。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8

吕麟双眉紧蹙,道:“我也因此奇怪,如果是熟人的话,断无我不知他有火羽箭之理,如果是生人的话,我也不应该看那字迹,如此熟眼,而是我确是曾见过这样瘦斜俐落,刚劲无比的字迹!”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8

他翻来覆去的吟那四句剑诀:“太极圆转,无使断缺,意在剑先,绵绵不绝。”苦苦思索,连那天外面送来的早饭都忘记吃了。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7

他们只感到事情,实是诧异到了极点。端木红上下望了一会,心中猛地一动,一翻身,伸指在赫夫人的面上,疾弹而出!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7

蓝玉京道:“大师,我把内功心法背给你听,务必请你指点。” 慧可道:“你说给我听不打紧,但你必须紧记,内功心法是不能传给外人的,不管那个人和你的交情是怎样要好!”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6

端木红欢呼了一声,整个身子,软柔无力地向吕麟靠来,吕麟轻轻地扶住了她的肩头,端木红将头埋在吕麟的怀中,好一会,才抬起头来,道:“吕公子,你不是在哄我吧!” 吕麟一生,未曾作过违心之言,但此际他为了令得端木红不致带着极大的怨恨而死,略一思索,便决定哄她下去,道:“我骗你作甚!”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6

“咱们所处的牢房好像是山洞改建的。”蓝玉京说道。 慧可说道:“别胡思乱想了,是山洞改建的咱们也不能搬开封洞的石头。” 蓝玉京默然不语,心想要是西门夫人不来,或者她虽然来了,却不知道我和慧可大师关在这里,那么能够获救的也只是东方大哥罢了。慧可大师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我还只有十六岁,他无所谓,难道我也要在这黑地狱过一世么?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5

这件事,吕麟在一发生之後,便知道会因误会,而生出无数事来的。 但是当时,他却一直没有机会去解释,如今事已至此,他心想再不解释,只怕永远没有解释的机会了,因此,他叹了一口气,道:“端木姑娘,那原是我的不好,我不该……” 吕麟才讲到此处,端木红便道:“吕公子,我并没有怪你啊!”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5

不过,他安排这个陷阱,却也并非完全是为了偷学蓝玉京的剑法。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月上看花,别有一种朦胧之美,在百花谷的时候,西门燕就最喜欢与他在月下看花。眼前这个花园虽然也是花团锦绣,但人工造成的花园却怎比得上念青唐古拉山圣女峰上的百花谷。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4

原来,烈火祖师才一穿出墓穴,便立即搬开了那块大石,那一块重可万斤的大铁板,“砰”地压了下来,已然将墓穴的出口封住!

Wudang Yijian

武当一剑164

常五娘跟着念了一遍,说道:“这两句诗又有什么来历?” 东方亮道:“你问得太多了!你若是不敢相信我,这宗交易就算拉倒!” 常五娘暗自思忖,不和他交换,自己也没有本领把蓝玉京从他手中夺过来,只好说道:“好,我姑且相信你一次。你若骗我,我也会将你的秘密揭露出来。我想,你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蓝玉京是落在你的手中吧!”

deadful melody

六指琴魔293

端木红还是当他是指棺内只有体一事而言,怪道:“或者那七枝火羽箭,压在体之下,亦未可知,我们何不” 端木红话未讲完,烈火祖师一声冷笑,道:“你做梦哩,你再看看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