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Silat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178

叶天任寒了面孔,冷冷说道:「那就请雷震子各位师兄再人阵中指教,有甚破绽,冒老前辈随时指正。」座中各派高手虽然觉得灵山派这九个黑衣人太过无礼,被冒川生毫不留情的指摘,人人称快,但亦觉得冒川生此言可能令雷震子等反招败辱,唐经天亦是如此想法,心中暗道:「冒老前辈理该见好便收,这阵法纵有破绽,但灵山派的暗器非同小可,若雷震子等再入阵中,纵有指点,受伤恐是免不了的。」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177

唐经天却是心中一动,但觉冒川生的眼光似乎是在有意无意之间,瞧了自己两眼,仔细看时,冒川生点雷震子的麻穴、痕痒穴、笑腰穴三处,用的全是反手指法,逆点穴道,唐经天的内功造诣以及点穴的功大,自然远非雷震子可及,这一看立即领悟,看来冒川生的点穴法,正恰巧就是破金世遗那种独门点穴法的功夫,再看他点其他穴道,无一不是克金世遗的点穴法的,唐经天不觉大奇,心道:「难道冒老前辈见过金世遗了?难道他是有心传授我么?」唐经天与金世遗功力悉敌,各有所长,唐经天顾忌金世遗的歹毒暗器和毒龙点穴法,金世遗也顾忌他的天山神芒和须弥剑法。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176

金世遗笑道:「你跑得快也逃不出我的掌心!」放开手中的猴子,飞身一抓,又抓到了第二只猴子,他童心大起,竟要和山中的群猴开开玩笑,逐一戏弄。忽听得山岩上又飘下那熟悉的「格格」的笑声。金世遗忙抬头一看,月亮正在中天,山岩上毫无遮蔽,这回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岩石上坐着一个少女,紫衣玄裳,发上束着两个金环,长眉如画,笑得如花枝乱颤,看样子最多不过十六八岁,一脸稚气未消,伸出一只手指托腮,侧目斜脱,瞅着金世遗笑个不停。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175

他正在自轻自贱,自怨自艾之际,忽听得身后「噗嗤」一笑,笑得非常柔媚,却又非常顽皮,一个女了的声音说道:「哈,这癫蛤蟆真好玩!」金世遗一腔愤激之气,正自无从发泄,闻言大怒,一个转身,拾起一团污泥便向发声之处摔去,只听得那女于的声音又道:「真是个大傻瓜,你这样自轻自贱,又有谁人怜惜你?」金世遗身法何等快捷,这一瞬间,他已抛出污泥,飞身前扑,他的独门暗器手法又狠又准,虽是一团污泥,被他使劲抛出,也像一块石头。只听得「喀喇」一声,一技树枝,已给泥团折断,但那人影却也不见了。泥团尚打不着,他这一扑,自然也是扑了个空,额头几乎碰到树上。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174

于是他暗暗追踪冰川天女,故意在冰川天女与唐经天之间挑拨离间,兴波作浪。这本来是正人君子所不齿的事情,但对金世遗来说,他的脑海中根本就没有世俗的道德观念,更没有想过什么是「正派」的行为,什么是「无赖」的行径,他只是像一个孩子一样,欢喜一件东西,就不愿意让第二个孩子抢去。幸好他心地尚非邪恶,否则他趁着唐经天在邹家疗伤未愈之际,大可以将他打死。
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金世遗追踪冰川天女,一直追踪到峨嵋山口,他完全料想不到,冰川天女主仆竟会毫不留情地指斥他,幽萍骂他是「想吃天鹅肉的癫蛤膜。」这还罢了,连冰川天女也当面说他「无赖」,轻轻的一句话,就像晴天之中突然起了霹雳,轰散了他幻想的彩虹。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173

至于师父之突然死去,那就更是奇怪了。以师父那样深不可测的武功,即算享尽大年,寿数应尽,但他明明还有许多话要和自己说,以他的武功。怎么不能多拖延一一刻,为什么等不到自己回来就死去了?

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146

孙小红叹了口气,眨眼道:可是我自己心里明白,这次我既已错过机会,以后只怕就休想灌得醉你了。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