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Silat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32

冯琳生性顽皮,老而不改,越碰到强手越为高兴,顿时将追金世遗的事撂过一边,嘻嘻笑道:「你这条臂膊果真是有点邪门,非借来看看不可。」绸带一松,向上移动三寸,董太清仍不为所动,冯琳又向上移动三寸,几乎到了臂膊与肩头接触,董太清厉声叫道:「你既要借,就送给你用!」长曾膊忽地离肩飞起,向冯琳迎面抓来,冯琳还真未曾见过这种「怪招」,用金刚指力将这条断臂接着,衣袖早已褪下,只见这条臂膊属漆发光,原来是一条铁臂!

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205

只要一问到这件事,小姑娘们就会发抖,眼泪就开始往下流,无论如何也不肯再提起一个字。

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204

男人冷冷道:“因为我既不是别的男人,也不是你的朋友,我们只不过是在互相利用而已,既然我们心里都很明自,又何必还虚情假意,肉麻当有趣。”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31

黄石道人见金世遗忽然舍了自己,去救杨柳青母女,颇出意外。他自高身份,本不想以两大高手之力,合击金世遗,如今见金世遗对自己邀来的同伴连施杀手,只得从背后偷袭,但他终以偷袭为耻,这一拂并未用尽全力,用意只是解董太清之危。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30

那和尚双眼一翻,忽地冷笑道:「女居士,可还认得俺董太清么?」杨柳青心头一震,原来这一个董大清乃是当年八臂神魔萨天刺的大弟子,三十年之前,杨柳青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随她的父亲铁掌神弹杨仲英赴大行山的北五省武林大会,其时董太清和他的师父萨天刺都在四皇子允帧门下,奉命到太行山要杀尽北五省的英雄豪杰,杨仲英父女在途中旅居,与他相遇;一场激战,杨仲英险险落败,幸得关东四侠中的柳先开和陈玄霸相助,才将他逐走,而在激战之中,董太清也受了杨仲英一记铁掌,回去之后,一条右臂竟因筋骨断折,变成残废。杨仲英平生大小百战,像这样的事情多到不可胜记,事情过后,并没放在心上,董大清因他而致残废的事,杨仲英也不知道。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29

金世遗仰天笑道:「好极,好极,我喝了两杯,正要打人消遣!」黄石道人一声怒吼,拂尘当头拂下,金世遗一个觔斗翻过桌面,道:「不要吓了江南!」反手一指,闪电般地点黄石道人手腕的「关元穴」,金世遗的独门点穴手法厉害非常,黄石道人拂尘一收,尘尾散开,根根倒卷,一柄拂尘,能用内力使得如此之妙,也确是武林罕见的奇技,金世遗若然再伸手点穴,那是将手腕送上去给他的拂尘缠绕了。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28

金世遗笑道:「你是陈天宇那个多嘴的书僮江南,对么?」江南道:「一定是萧老师向你说我了,其实我并不多嘴,他们却偏讨厌我,」金世遗道:「好极,咱们都是被人讨厌的人,来喝一杯!」杨柳青更是忐忑不安,心中想道,一个金世遗已难对付,又添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书懂,看来今天实是凶多吉少:其实江南的真实武功还比不上邹绛霞,只因他曾被黄石道人强收为徒,无意中学了黄石道人独门的颠倒穴道功夫,所以给桃核打着,只当是挨了两颗石子,虽然疼痛,却丝毫没事。

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201

上官金虹终于开了口,缓缓道:“不说话,是你最大的长处,不听人说话,却可能是你的致命伤。”

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27

金世遗吓得她们魂不附体,岂知她们也吓走了冯琳母女。原来冯琳在年青时候,曾屡次戏弄杨柳青,有一次甚至假冒她的姐姐冯瑛,用飞刀削去了杨柳青的头发。所以冯琳远远见她走来,大感尴尬,不好意思和她相见,便和女儿悄悄躲开。这原因她女儿都不知道,金世遗自然更加莫名其妙。他刚才自怨自艾,还以为冯琳母女是认为他无可救药,才离开他呢!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