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28

金世遗笑道:「你是陈天宇那个多嘴的书僮江南,对么?」江南道:「一定是萧老师向你说我了,其实我并不多嘴,他们却偏讨厌我,」金世遗道:「好极,咱们都是被人讨厌的人,来喝一杯!」杨柳青更是忐忑不安,心中想道,一个金世遗已难对付,又添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书懂,看来今天实是凶多吉少:其实江南的真实武功还比不上邹绛霞,只因他曾被黄石道人强收为徒,无意中学了黄石道人独门的颠倒穴道功夫,所以给桃核打着,只当是挨了两颗石子,虽然疼痛,却丝毫没事。

江南当日能逃出石林,摆脱了黄石道人,虽说是靠唐经天出力,但若没有金世遗与冰川天女来助,只唐经天一人也打发不了黄石道人。江南记性极好,当日虽然只是匆匆一面,却已记牢了金世遗的形容,他知恩报德,口口声声称全世遗做「恩公」,连连给他斟酒。
金世遗满腹牢骚,一连喝了十几杯酒,瞪着眼睛叫道:「我平生还是第一次听人叫我做恩公,我于你何恩?」江南道:「要不是你,我现在还给那老不死的臭道士强迫做徒弟,终年关闭在石林之中,那岂不是讨厌死了?」金世遗道,「那臭道士愿将毕生的绝技都传授给你,你怎么反而讨厌他?」江南道:「他对我不好,动不动就要责罚我,我当然讨厌他。嗯,那臭道士没一点人味儿,我从未见过他面上有一丝笑容、还不讨厌?」金世遗道:「你知道我是谁?」江南道,「正欲请教。」金世遗厉声道:「我就是江湖上人称毒手疯丐的金世遗!」
江南见他面上那副凶恶的样子,竟似忽然变了一个人,也不禁心中暗暗发抖。但仍是笑着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对我有达好处、我总是记得的!」这说话似利针一样在金世遗心头刺了一下,陡然间他又想起了李沁梅的话:多你对别人好。别人就对你好,你欺侮别人、又怎怪得别人冷淡你呢,猴子如此,人也一样。忽地叹了口气,将酒杯推开,换了一副神气淡淡说道:「我做事只凭自己高兴,最讨厌人卖恩重义,充什么侠士?恩公两字,休要再提!你欢喜叫、向唐经天叫去。」江南怔道:「唐大侠也是我的恩人,嗯,你和唐大侠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唐大侠每次来萨迦,都是到我家公子家中住的。」江南听金世遗口风有点不对,但那日眼见金世遗与冰川天女相助唐经天打败黄石道人,怎么也猜想不到他和唐经天之间竟有一段心病。
全世遗忽地把喝光了的酒杯向外一摔,哈哈大笑道:「唐经天是大侠,我是疯丐,扯不到一块儿。来,咱们还是喝酒!」忽地又停杯问道:「多嘴的江南,你不只多嘴,讲大话的本领也很不错,是么?」江南叫起「撞天屈」来,金世遗笑道:「你几时喝过皇帝老儿的御酒,胡乱拿来比较。」江南道:「我真的喝过,我这次到京城去,给,给……」便停了口。其实这却不是什么秘密事,他给陈定基带信到京城去,陈定基的妻舅是御史,恰好那是过年的时候,皇帝将大内御酒分赐各京官,每人都得到两瓶,江南适逢其会,也喝了一小杯。
金世遗却会错了意,以为江南是怕酒店人多,有所顾忌,他有几分酒意,忽地叫道:「好,我替你把闲人都打发出去,这店中也再不许别人进来喝酒,小兄弟,你放心说吧。」杨柳青柳眉倒立,立刻抓起弹弓。
双方正在一触即发之际,外面又走进了两个人来,江南一见,直打哆嗦,急急忙忙躲到金世遗背后。
只见走进来一僧一道,那和尚全世遗并不认得,那道士却是倥侗派的怪杰黄石道!
黄石道人嘿嘿冷笑,锋利的眼光从江南身上转向金世遗,从金世遗的面上扫过,又转到江南身上。江南吓得魂飞魄散,黄石道人盯着他冷笑道:「你找得好师父呵!」金世遗将江南按下,道:「你怕什么?好好的喝你的酒去。」迈前一步,迎着黄石道人,也嘿嘿的冷笑道:「他有没有找到好师父,你管不着!」当日黄石道人与唐经天七招定胜负,黄石道人七招之内打不倒唐经天,就永不许再干涉江南。江南走了一趟江湖,略知武林规矩,惊魂稍定,叫道:「是呀,一派宗师,说过的话可不能不算!」倒了一杯葡萄酒,仰着脖子直喝,可怜他手颤脚震,一杯酒倒有大半杯泼泻地上。
黄石道人怪眼一翻,冷笑道:「这小子我不理,你欠我的帐。可不能不管!」金世遗当日用毒针射黄石道人,黄石道人几乎遭他暗算,黄石道人要算的帐,就是这一针之仇!(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