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201

上官金虹终于开了口,缓缓道:“不说话,是你最大的长处,不听人说话,却可能是你的致命伤。”

荆无命这次索性连话都不说了。
又沉默了很久,上官金虹才口过头,道:“你们求的是什么事?”
龙小云道:“每件事都有很多种说法,晚辈本也可将此事说得委婉些,但帮主日理万机,晚辈不敢多扰,只能选择最直接的说法。”
上官金虹道:“很好,对付说话嗜嗓的人,我只有一种法子,那就是将他的舌头割下来。”
龙小云道:“晚辈此来,只是要和帮主谈一笔交易,”
上官金虹道:“交易?”
他脸色更冷,缓缓道:“以前也有人和我谈过交易,你可愿知道我对付他们的法子?”
龙小云道:“晚辈在听着。”
上官金虹道:“我对付他们,也只有一种法子,乱刀分尸!”
龙小云神色不变,淡淡道:“但这交易却和别人不同,否则晚辈也不敢来了。”
上官金虹道:“交易就是交易,有何不同?”
龙小云道:“这交易对帮主有百利而无一害。”
上官金虹道:“哦?”
龙小云道:“帮主威镇天下,富可敌国,世上所有的东西,帮主具可予取予求。”
上官金虹道。“确是如此,所以我根本不必和别人谈交易。”
龙小云道:“但世上还是有样东西,帮主未必能得到。”
上官金虹道:“哦?”、
龙小云道:“这样东西本身价值也许并不高,但在帮主说来,就不同了。”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龙小云道:“因为世上只有得不到的东西,才最珍贵。”
上官金虹道:“你说那是什么?”
龙小云道:“李寻欢的命!”
上官金虹冷漠的目光突然变得炽热,厉声道:“你说什么?”
龙小云道:“李寻欢的命已在我们掌握之中,只要帮主愿意,晚辈随时可将他奉上。”
上官金虹又沉默了下来。
过了很久很久,等到他炽热的目光又冷漠,他才淡淡道:“李寻欢何足道哉,我根本就从未将他放在眼里。”
龙小云道:“既是如此,晚辈告退。”
他再也不说第二句话,长胀一揖,转过身走了出去。
他走得很馒,却绝未回头。
上官金虹也没有再瞧他一眼。
龙小云慢馒的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上官金虹突然道:“慢着。”
龙小云目中露出一丝得意之色,但等他回过头时,目光已又变得恭谨而呆滞,躬身道:“帮主还有何吩咐?”
上官金虹并没有看他,只有凝注着案前的烛火,缓缓道:“你想以李寻欢的命来换什么?”
龙小云道:“家父久慕帮主声名,只恨无缘识荆。”
上官金虹冷冷道:“这是废话,我只想听你要求的是什么?”
龙小云道:“家父但求能在天下英雄面前,与帮主结为八拜之交。”
上官金虹目中突又射出怒火,但瞬即平息,淡淡道:“看来龙啸云倒也不愧是个聪明人,只可惜这件事却做得太笨了。”
龙小云道:“这种做法的确很笨,但最笨的法子,往往最有效。”
上官金虹道:“你有把握这交易能谈成?”
龙小云道:“若无把握,晚辈何必冒死而来?”
上官金虹道:“龙啸云只有你这一个独子,是么?”
龙小云道:“是。”
上宫金虹道:“既是如此,他就不该要你来的。”
龙小云道:“这只因若是换了别人前来,根本无法见到帮主之面。”
上官金虹道:“你们本是交易的买主,但你一来,情况就变了。”
龙小云道:“帮主认为可以用我来要胁家父,逼他交出李寻欢来?”
上官金虹道:“正是如此。”
龙小云突然笑了笑,道:“帮主素有知人之明,但对家父,却看错了。”
上官金虹冷笑道:一难道他宁可让我杀了你,也不肯交出李寻欢?”
龙小云道:“正是。”(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