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

雪山飞狐 025

他在这双肉掌上下了数十年苦功,施展开来果然不同寻常。

但说也奇怪,曹周二人迎敌之时,二僮并未占到上风,现下加多阮田二人,却仍然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殷吉心想:“南北二宗同气连枝,若是北宗折了锐气,我南宗也无光采。
今日之局,纵让旁人说个以多胜少,总也比落败好些”。
长剑出鞘,一招“流星赶月”,人未抢入圈子,剑锋却已指向左僮胸口。
右僮叫道:“又来了一个”。
横剑回指,点向他的手腕。
殷吉一凛,心道:“这两个孩儿连环救应,果已练得出神入化”。
手腕一沉,避开了这一剑。
避开这一剑并不为难,但他攻向左僮的剑势,却也因此而卸。
大厅上六柄长剑、一对肉掌,打得呼呼风响,一斗数十合,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陶子安见田青文脸现红晕,连伸几次袖口抹汗,叫道:“青妹,你歇歇,我来替你”。
当即挥刀上前。
曹云奇喝道:“谁要你讨好!”长剑挡开右僮刺来剑招,左手握拳,却往陶子安鼻上击去。
陶子安一笑,滑开三步,绕到了左僮身后。
他虽腿上负伤,刀法仍是极为精妙,但二僮的剑术怪异无比,敌人愈众,竟似威力相应而增。
陶子安既须防备曹云奇袭击,又得对付二僮出其不意递来的剑招,竟尔闹了个手忙脚乱。
陶百岁慢慢走近,提著钢鞭保护儿子。
刀光剑影之中,曹云奇猛地一剑向陶子安劈去。
陶百岁怒吼一声,挥鞭架开,跟著向曹云奇进招。
旁观众人见战局变幻,不由得都是暗暗称奇。
熊元献当阮士中下场时见他将铁盒放在怀内,心想不如上前助战,混水摸鱼,乘机下手,抢夺铁盒也好,杀了陶氏父子报仇也好,当下叫道:“好热闹啊,刘师兄,咱哥儿俩也上!”刘元鹤与他自小同在师门,彼此知心,一听他叫唤,已明其意,双拐摆动,靠向阮士中身畔。
那左僮那得想到这许多敌手各有图谋,见刘元鹤、熊元献加入战团,竟尔先发制人,出剑向两人直攻,双僮剑术虽精,但以二敌九,本来无论如何非败不可,只是九个人各怀异心,所使招数,倒是攻敌者少,互相牵制防范者多。
田青文见刘熊二人手上与双僮相斗,目光却不住往师叔身上瞟去,已知存心不善,叫道:“阮师叔,留神铁盒”。
阮士中久斗不下,早已心中焦躁,寻思:“我等九个大人,还打不倒两个小孩,今日可算是丢足了脸若是铁盒再失,以后更难做人了”。
微一疏神,只觉一股劲风掠面而过,原来是右僮架开曹云奇、周云阳的双剑后,抽空向他劈了一剑。 (025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