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

雪山飞狐 024

曹周师兄弟二人连变剑招,始终奈何不了两个孩子。

转眼间斗了数十合,曹周二人虽无败象,却也半点占不到上风。
阮士中心中焦躁,细看二僮武术家数,也不过是一路少林派的达摩剑法,毫无出奇之处,只是或刺或架,交叉攻防,出击的无后顾之忧,守御的绝回攻之念,不论攻守,俱可全力以赴而已,自忖以一双肉掌可以夺下二僮兵刃,眼见两个师侄久斗不下,天龙北宗的威名摇摇欲坠。
当即喝道:“两个孩子果然了得。
云奇、云阳退下,老夫跟他们玩玩”。
曹周二人听得师叔叫唤,答应一声,要待退开,那知二僮出剑突快,顷刻之间,双剑俱是进手招数。
曹周只得挥剑挡架,但二僮一剑跟著一剑,绵绵不尽,挡开了第一剑,第二剑又不得不挡,十馀招过去,竟尔不能抽身。
田青文心道:“待我接应两位师兄下来,让阮师叔制住这两个小娃娃。
阮师叔武功何等厉害,自然一出手便抓住了四根小辫子”。
挺剑上前,叫道:“两位师哥下来”。
她见左僮正向曹云奇接连进攻,当即挥剑架开他的一剑,岂知这僮儿第二剑出招时竟是一剑双击,既刺曹云奇的眼角,又刺田青文左肩。
田青文只得招架,这一来,她接替不下师兄,反而连自己也给缠上了。
曹云奇愈斗愈怒,心想:“我天龙北宗剑术向来有名,今日以我三人合力,还斗不过两个小小孩童,江湖上传言开去,天龙北宗颜面何存?”想到此处,出手加重。
右僮见长兄受逼,回剑向曹云奇刺去。
曹云奇转身挡开,左僮已发剑攻向周云阳。
二人在倏忽之间调了对手,这一下转换迅速之极,身法又极美妙,旁观众人不自禁的齐声喝采。
殷吉低声道:“阮师兄,还是你上去。
他们三个胜不了”。
阮士中点点头,勒了勒腰带。
叫道:“让我来玩玩”。
一纵身,已欺到右僮身边,左指点他肩头“巨骨穴”,右手以大擒拿手迳来夺剑。
旁人见他身法快捷,出手狠辣,都不禁为这僮儿担心,却见剑光闪动,左僮的剑尖指到了阮士中后心。
阮士中一心夺剑,又想左僮有周云阳敌住,并未想到他会忽施偷袭,只听田青文急叫:“师叔,后面!”阮士中忙向左闪避,却听嗤的一声,后襟已划破了一道口子。
那左僮叫道:“这位爷小心了”。
看来他还是有心相让。
阮士中心头一躁,面红过耳,但他久经大敌,适才这一挫折,反而使他沉住了气,当下不敢冒进,展开大擒拿手法,锁、错、闭、分,寻瑕抵隙,来夺二僮手中兵刃。(024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