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

雪山飞狐 023

田青文见他这一招式本门中的杀手“二郎担山”,招数狠辣,即令武功高强之人,一时也难以招架,眼见这一双玉雪可爱的孩子要死于非命,忙叫道:“师哥,休下杀招”。

曹云奇挥剑削出,听得田青文叫喊,他虽素来听从这师妹的言语,但招已递出,急切间收剑不及,当下腕力一沉,心想在两个小子胸口留个记号也就罢了。
那知左边的僮儿忽从他腋下钻到右边,右边的僮儿却钻到了左边。
他一剑登时削空,正要收招再发,突觉两旁人影闪动,两个小小的身躯又已扑到。
曹云奇吃过两次苦头,可是长剑在外,倏忽间难以回刺,眼见这怪招又来,仍是无法拆架闪避,当即双剑撒手,平掌向外推出,喝一声“去!”两掌上各用了十成力,两个僮儿只要给掌缘扫上了,也非得受伤不可。
突见人影一闪,两个僮儿忽然不见,急忙转过身来,只见左僮矮身窜到右边,右僮矮身窜到左边,眼睛一花,项颈又被两人攀住。
危急之下,他腰背用力,使劲向后急仰,存心要将两僮向后甩跌出去。
劲力刚一甩出,斗觉颈上两只小手忽然放开,一惊之下,知道不妙,急忙收劲站直,却已不及,两僮又是一出左足,一出右足,在他双脚后跟向前一挑。
曹云奇自己使力大了,本已站立不住,再被两人这一挑,大骂“直娘贼”声中,腾的一下,仰天一交。
这一下只跌得他脊骨如要断折,挺身要待站起,腰上使不出劲,竟又仰跌。
周云阳抢步上前,伸手扶起。
两个僮儿已乘机拾起长剑。
曹云奇本是紫膛脸皮,这时气得紫中发黑,拔出腰中佩剑,一招“白虹贯日”,呼的一声,迳向左僮刺去。
周云阳见师兄接连三番的摔跌,知道两个僮儿年纪虽幼,却是极不好斗,对方共有二人,自己上前相助,也算不得理亏,当下跟著出剑,向右僮发招。
左僮向右僮使个眼色,两人举剑架开,突然同时跃后三步。
左僮叫道:“大和尚,小人奉主人之命前来下书,并没得罪这两位,为甚么定要打架?”宝树微微一笑,说道:“这两位要考较一下你们的功夫,并无恶意。
你们就陪著练练”。
左僮道:“如此请爷们指点”。两人双剑起处,与曹周二人斗在一起。
这庄子中佣仆婢女,个个都会武功,听说对方两个下书的僮儿在厅上与人动手,纷纷走出来,站在廊下观斗。
只见一个僮儿左手持剑,另一个右手持剑,两人进退趋避,简直便是一人,双剑连环进击,紧密无比。
看来两人自小起始学剑,就是练这门双剑合璧的剑术。
难得的是那左僮左手使剑,竟和右僮的右手一般灵便,定是天生擅用左手。(023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