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220

那印度苦行僧见冰川天女不在其内,放下了心,喝道:「好小子,你们是吃了豹子的心狮子的胆?竟敢劫持活佛来了!」陈天宇道:「你还敢说,快叫俄马登前来领罪!」俄马登的亲信武士大怒,喝道:「你们用的什么妖法害死了大涅巴?若不立即将他救醒,要你这双妖男妖女的性命!」抡刀动斧,立刻砍进房中。陈天宇道,「萍妹,你保护活佛代表。」展开长剑,叮当两声,将两个刀斧手挡了回去。

那印度苦行憎,左手举竹杖,右手举盂钵,嘿嘿冷笑,只等陈天宇一冲出来,就要当头罩下。陈天宇不惧堡中的武士,却不能不惧这个印度苦行僧,心中自知帅己与幽萍联手之力,只怕也未必能够与这苦行僧相抗,何况另外还有那么多敌人。看来今晚那是万难逃脱的了!那印度苦行僧见陈天宇不敢冲出,越发得意,嘿嘿冷笑,索性一步一步的走进房来,盂钵一翻,倏地将陈天宇的长剑罩住!
金世遗与白教法王在静室对掌,白教法王把金世遗迫得筋疲力竭,正拟作最后的一击,金世遗也把毒针吐到了口边,要与白教法王同归于尽。就在于钧一发之际,忽听得一声娇呼,金世遗的毒针刚刚吐出,吓了一跳,失了准头,被白教法王展袖拂落,而白教法王分了分神,这一掌推出也减了五成力量,金世遗虽然被他一掌推倒,内脏却没有受伤,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跳起来。
金世遗与法王对掌,乃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与强敌以全力相拼,心神贯注,连冰川大女进来都不知道。这时翻了一个觔斗,跳起来时,突然见到他所倾慕过又怨恨过的冰川天女笑盈盈地站在面前,不禁「呵呀」一声,叫了出来。嘴巴一张,忽觉一股奇寒之气,直透人体内,原来是冰川天女玉指一弹,将两枚神弹送入了他的口中:
金世遗适才被法王的掌力相迫,体热如焚,焦渴之极,突然得到冰魄神弹送人口中,真如在沙漠上的旅人,得到从天而降的甘露。只觉遍体沁凉,心头那股火热之气也立时消散了。金世遗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心头一震,立刻明白了是冰川天女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救了自己,要不然自己虽然侥幸能够脱身,不至于毙在法王掌下,但内火烧身,重者全身瘫痪,轻者也得大病一场!
这剎那间,金世遗神思昏昏,心中混乱之极,他此来本是与唐经天赌一口气,却想不到几乎送命,惨败的情形偏偏给冰川天女见到,而且还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性命不足惜,自尊心的受挫,却令金世遗大感难过。
金世遗这与众不同的奇怪心思,冰川天女哪能猜到,见他缓过气来,缓缓走近,微笑问道:「怎么样?没受伤吧?嗯,你见到唐经天没有,我和你一同走吧,问他讨几颗碧灵丹去。吕四娘说你的内功练得不当,只有天山雪莲制炼的碧灵丹方能给你暂保真元。」冰川天女的声音温柔之极,金世遗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体贴」的话,若在往时,他听到冰川天女这样温柔,不知该有多少高兴,而今听来,却如万箭钻心,温柔变成了讥刺,体贴变成了挖苦。金世遗突然大叫一声,飞身便走,冰川天女追出门外,只见他已上了屋顶,投掷下来的是一片冰冷怨愤的眼光,法王在内,于理于情,冰川天女都不能丢开法王去追踪金世遗。冰川天女只得叹了口气,回转身来,摇摇头道:「真是无可理喻!」「真是无可理喻!」法王也摇了摇头,随即向冰川天女合什,笑道:「适才这位年轻人是女护法的相识吗?」冰川天女道:「是一位见过几次面的朋友,他如此冒犯活佛,我心中也实在不安。」法王微笑道:「如此年纪,如此武功,也确算得是人所少有。幸亏女护法前来,要不然只怕我要与他同归于尽。」冰川天女随着法王的眼光看去,只见金世遗喷出的那口毒针,插在理石的地砖上,周围也黑了一片。不觉骇然!
在青海之时,冰川天女曾经做过白教法王的上宾,这回相见甚觉欢欣,法王请她坐下,命弟子奉上香茶,忽见冰川天女眼光,却注视着走廓内一幅壁画。
白教法王微笑道:「女护法喜欢这幅壁画么?」冰川天女「噫」了一声,缓缓走出,站在壁画之下,定睛凝视,面上流露出奇异的光辉,白教法王道:「这幅画名叫《八思巴朝觐忽必烈去蒙古》。画中仕女人物,骆驼牛羊,都栩栩如生,草原风光,漠北情调,几乎要浮出画面。确是一幅美妙的壁画。」法王正在口讲指划,替冰川天女解释这幅壁画,眼光忽地停在画中一个少女的面上,也不禁「咦」了一声,奇怪起来。法罩事忙,以前对宫中的壁画没有仔细留意,这时才看出了画中那个穿着尼泊尔贵族妇女服饰的少女,面貌竟然有几分相似冰川天女。冰川天女道:「画这幅画的画工还在这里吗?」白教法王道:「画工是以前的土司从拉萨请来的,这座喇嘛宫还有若干壁画尚未画好,画工未曾遣散,我叫人替你查查。」立刻将一个护法弟子唤来,叫他去查明是哪一个画工所画。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