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ls up in my heart

却上心头 054

“是的。你问他爱不爱你?要不要你?对任何男人来说,这两句话都是最动听的句子——”

“噢!”迎蓝失神的呼出一口气来,呆呆的瞪着韶青。韶青也不再说话,只呆呆的瞪着迎蓝。两个女孩彼此默默相对,好久好久,谁都不说话。然后,迎蓝终于把胳膊一张,把韶青的头紧拥胸前,骤然哭了起来:“傻瓜!”她又哭又骂:“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情如姐妹,无话不谈,你为什么不对我直说?”
“我不敢。”韶青啜泣着。“你一直是主角,我是配角,我在等待——但是,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迎蓝,你并不爱黎之伟,你睡梦中从没叫过黎之伟的名字,你只是打喷嚏——阿奇,阿奇!我了解你,比了解任何人都清楚——不过,这都是废话,我只请求你——把黎之伟让给我,好不好?”
迎蓝搂紧了她,呜咽着说:“我不用让,你自己该看得很清楚,黎之伟对你的班表比我还熟,他和你谈的话比我的深入,他的性格粗犷豪迈,他需要一个温存、善解人意,而且很女性的人来体贴他,我倔强好胜,口齿锋利,得理不饶人,我实在不适合他,如果我和阿黎真的结婚了,他是出于报复,我是出于赌气,结果,我们的婚姻会成为一个大大的悲剧——韶青,你早就该告诉我,免得阿黎也夹在我们当中,不敢对你表白!我真后悔我下午说了那句话,不过,我很容易解释清楚,今天下午,我是受了刺激——”她咽住了。“什么刺激?”她追问。
迎蓝握紧了韶青的手。
“阿奇,他——他——他快结婚了。”
“什么?”
“真的。我看了那女孩的照片,比我漂亮了一千倍,绝不夸张。是个中外混血,脸孔是脸孔,身材是身材!你知道,像阿奇那种男人,是耐不住寂寞的。何况,我对他又那么,那么,那么——绝情,这——这——”她又开始掉眼泪,语音模糊不清:“这不能怪他——是我赶他走,是我不要他——我真气我自己,既然不要他了,为什么还要伤心?——我——我——”
“迎蓝!”韶青深沉的喊。
“什么?”
“他还没结婚是不是?”韶青把头从她的衣褶里抬起来,眼睛又明亮又光彩的看着她。
“是。”
“那么,就还来得及——”韶青热烈的。“来得及干什么?”迎蓝不解的。
“去抢回来啊!”韶青喊:“你对男孩子太矜持,太骄傲、太被动——你从不争取,从不主动——”
“噢!”迎蓝摇摇头,叹口长气:“韶青,你明知道我的个性,我永不会做这种事,否则我就不是我了。何况,这样太戏剧化了,我做不出来,再何况,他一旦变心,我是好马不吃回头草——”
“啧啧啧,”韶青焦急的说:“你刚刚还在说不能怪他,现在又说他不该变心,你有没有太霸道一些?你自己不要的东西,也不许别人要?你希望他怎么样?如果你不要他,他就该守着你的照片,绝食三十天,死而后已吗?你知道你的毛病在那里——”韶青的话没说完,电话铃忽然间狂鸣起来,在夜色中,铃声响得分外清脆。韶青看看表,凌晨三点半,是黎之伟!大约他缴完稿又不想回家了。她正犹疑着,迎蓝已经推她下床,喊着说:“去接电话!准是阿黎!”(054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