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182

游龙生道:你今日根本未见到游龙生。

李寻欢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朋友,别的我都不知道。
游龙生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嗄声道:能交到你这种朋友的人,实在是运气,我只恨──
他只觉一口气似已提不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呼道:我只恨为何不死在你手里!
黎明。
枫林外添了三堆新坟。是游龙生、蓝蝎子和大欢喜女菩萨的坟──掘坟的正是她自己的门下。
她们对大欢喜的死,竟丝毫不觉得悲愤,显见这位女菩萨并非真的有菩萨心肠,活着时也并不讨人欢喜。
使这小楼倒塌的,果然是铃铃。
她自己觉得得意:我只不过弄松了一根柱子,小楼就倒了下来,若不是我见机得快,险些就要被活活压死。
见到大欢喜的门下一个个全都走了,她又觉得很奇怪!
她们为什么没有替师傅报仇的意思呢?
李寻欢道:这也许是因为那位女菩萨只顾着拚命填她们的肚子,却忘了去照顾她们的心。
铃铃道:不错,一个人的肚子若太饱,就懒得用心了。
铃铃的小嘴嘟了起来,恨恨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蓝蝎子,她的腰比我细。
李寻欢道:你以为我心里只有蓝蝎子?
铃铃道:当然,为了她,你不惜冒那么大的险,不惜去拚命,其实她早已死了,根本就用不着你为她操心。
李寻欢道:她活着时若是我的朋友,死了也是我的朋友。
铃铃道:那么──我难道就不是你的朋友?
李寻欢道:当然是。
铃铃道:你既然肯为死了的朋友去拚命,为什么不能替活着的朋友想想呢?
说着说着,她眼圈又红了,道:我本来就没有亲人,现在连家都没有了,你难道真能眼看着我活在世上,每天向人家要剩饭吃?
李寻欢只有苦笑。
他发觉现在的女孩子越来越会说话了。
铃铃从指缝里偷瞟了他一眼,悠悠道:何况,你若不带我走,怎能找到我家小姐呢?你若找不到我家小姐,又怎能找到你的朋友阿飞?
阿飞正在喝汤。
牛肉汤,炖得很香,很浓。
阿飞捧在手里慢慢地啜着,眼睛茫然直视着汤的边缘,一点表情也没有,彷佛根本辨不出这碗汤的滋味。
林仙儿坐在对面,手托着腮,温柔地望着他,道:最近你脸色不太好,多喝些汤吧,这汤滋补得很,冷了就不好吃了。
阿飞仰起头,将一大碗汤全都喝了下去。
林仙儿轻轻替他抹了抹嘴,道:好不好喝?
阿飞道:好。
林仙儿道:要不要再替你添一碗?
阿飞道:要。
林仙儿嫣然道:这就对了,最近你吃饭吃得比以前少得多,就该多喝几碗汤。
屋子很简陋,却是新粉刷过的,连厨房的墙都没有被油烟熏黑,因为他们刚搬来不到两天。
林仙儿又添了碗汤,捧到阿飞面前,笑道:这地方虽不大,菜市场却不小,只不过卖肉的有点欺生,一斤肉就要多算我十文钱。
阿飞忽然道:明天我们不喝牛肉汤了。
林仙儿道:为什么?你不喜欢?
阿飞道:我喜欢,可是我们喝不起。
林仙儿笑了,柔声道:你用不着为钱发愁,这几年狐皮衣服正风行,上个月你打的狐狸,我一共卖了二十七两银子,到现在还没用完。
阿飞道:总要用完的,这地方又没有狐狸可打。
林仙儿道:等用完时再说吧,何况,我还有私房钱。
阿飞道:我不能用你的钱。
林仙儿眼圈立刻红了,低头道:为什么不能?这些钱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是我替人家缝补,用十根手指辛苦赚来的。
第四十九章 各有安排
林仙儿说着说着,眼泪已流下来,幽幽地道:你知道,以前我那些钱,都已听你的话分给人家了,你难道不信?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