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ls up in my heart

却上心头 012

“你怎么了?”她扭捏起来,脸更红了,眼睛也水汪汪了。“你吃面呀!”“我……不饿。”他低声说,仍然盯着她。“告诉我一些你的事,”她柔声说,在他那热烈而专注的凝视下,觉得心跳都不规则了。“你瞧,”她用舌头润润嘴唇:“我对你的了解那么少,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哪里人?你住哪里?你家在什么地方?你的全名是什么?总没有人姓阿名奇的!”他惊跳了一下,面容立刻又变得古怪起来。他不再盯着她了,他注视着面碗,状如痴呆。

“我不想谈我自己。”他机械化的说。
“为什么?”她的声音更柔和了。“你依然认为我是势利的,崇拜权势的人?阿奇,”她轻声说:“不管你是什么出身,我都不嫌你。”“不管什么出身吗?”“是的,不管。”她坚决的点头。
他鼓起勇气来,抬眼看她。
“那么,我告诉你,起初,一切都很平凡,我父母双全,有一个哥哥,我是家里的小儿子,我哥哥很优秀……”他停止了,痴痴的看着她。“说呀!后来发生了什么变故吗?你家败了?破产了?还是发生了……更糟的事?”
他猛的把头一摇。“我不说了!”他重重的吸气,眼光里涌起一抹乞求的神情,他几乎是痛苦的开了口:“你肯不肯不盘问我的过去和家世,只跟我交朋友?如果你一定要问,我会……逃开,逃得远远的!”她瞅了他好一会儿。然后,她伸出手去,温柔的把手压在他那放在桌面的手上,她觉得他的手颤抖了一下,她安慰的、鼓励的说:“我不再问你,我喜欢和你交朋友。”
“那么,明天中午,我们还一起吃饭?”
“可以。”她点点头。他再瞅着她,诚恳的点点头:
“总有一天,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她摇摇头,微笑着。“不必勉强,我反正做最坏的想法。”
“哦,”他哽了哽。“例如?”
“例如──你杀过人,你是逃犯,你晚上裹条毛巾睡在火车站……你根本无父无母无兄无弟……你是孤儿,半流浪似的长大,可能偷过、抢过……”
他看她,面部肌肉微微痉挛,嘴角紧闭成一条线。
“真没想到,你有那么好的想像力。”他终于说:“你还漏了一件事:我吸毒!”“什么?”她一震。“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我强奸过三个女孩!”
“什么?”她又一震:“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我只是在帮你想那些‘最坏’的事。唉!”他叹气摇头:“夏迎蓝,夏迎蓝!”他沉吟的说:“你太纯洁了!你太嫩了,你太天真了,你对于‘坏事’也了解得太少了!所以,不要为我去绞你的脑汁吧!”他看看表:“时间真讨厌,是不是?”“怎么?”“你该去上班了,我也该去上班了!”
“你在那一科?”她忽然问。
“不属于正式公司编制,我属于每科都可以调用的人员。甚至于,我连办公桌都没有一张,我总是跑来跑去。”
“有这种人员吗?”她怀疑了。
“看样子,你对公司了解还不够深!你最好去问问你那位董事长,有没有我这种人?”
“阿奇,”她怔怔的说:“我怀疑一件事!”
“什么事?”“我想……我想……你大概根本不是达远的人!这附近全是办公大楼,有几百个公司,你根本不知道是那家公司的!”(012待续)

相关新闻

awan

浮云

mimpiku

梦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