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140

孙小红一字字道:上官金虹!

这回答又使李寻欢怔住了。
他忍不住追问道:上官金虹根本还未入城,怎会就要走了?
孙小红眨着眼,道:我爷爷既然是专程去送他的,他怎么好意思不走?
李寻欢道:莫非孙老爷子──
他又弯下腰去咳嗽起来。
一弯下腰,他就忽然觉得一阵酒意上涌,头竟有些晕了。
孙驼子一直远远的站着,此刻忍不住走过来,皱着眉道:你今天喝的太多,也太快,有什么话,不审留到明天再问吧?
李寻欢笑道:你可知道上官金虹这个人么?
孙驼子:我不知道,我也不喝酒。
李寻欢大笑,道:你又没有跟我们拼酒,这杯酒你自然用不着喝的。
孙驼子看着他,眼睛都发了直,好像从来未见过这个人似的,因为他从未看到这人如此大笑过。
李寻欢已接着道:但我却可以告诉你,上官金虹自命是天下第一高手,一向眼高于顶,目空一切,从来也不肯买任何人的帐,这次却买了孙老先生的帐,那么你猜,这孙老先生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孙驼子道:我猜不出。
李寻欢道:我也猜不出,所以我一定要问,非问明白不可。
孙驼子道:你问的太多,所以你一定醉了,非醉不可。
李寻欢笑道:醉了又有什么不好?人生难得几回醉?
他又举起了酒杯,道:孙姑娘,我问你,孙老爷子究竟是谁?
孙小红笑道:孙老爷就是我父亲的父亲,我自己的爷爷。
李寻欢大笑道:不错不错,这回答简直正确极了。
他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了这杯酒,他目光已朦胧,喃喃道:我还有句话要问你。
孙小红的眼睛却亮着很,微笑着道:趁你还未醉的时候,赶快问吧!
李寻欢道:我问你,你为何一心想要灌醉我?为什么──
孙小红替他将满杯倒满,才含笑道:因为我本就是要跟你拼酒的,自然要将你灌倒,每个喝酒的人都希望别人比自己先醉倒,你说对不对?
李寻欢道:对,对,对,对极了──
喝完了这杯酒,他终于仗倒在桌上。
这次他真的醉了。
孙小红和孙驼子两个人都没有话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寻欢,彷佛还要看他是真醉?还是假醉?
天已经黑了。
孙驼子掌起了灯,喃喃道:吃晚饭的时候到了,只怕又有客人要上门──
他嘴里说着话,忽然走过去,将两扇门板上了起来,也不准备让孙小红出去。
孙小红居然也没有说话。
门板很重,孙驼子上门时本来一向很吃力,但今天他力气好像忽然变大了十倍,搬起门板来就好像在搬一根稻草似的,一点也不费力。
孙小红忽然笑了,道:别人都说二叔你是天生神力,偏偏只有我到今天才见到──
孙驼子转过头,皱着眉道:谁是你二叔?姑娘你莫非也醉了。
孙小红笑道:二叔装得真像,但现在又何必还要装呢?
孙驼子瞪着她一眼,目中突有寒光暴射而出。
这双眼睛哪里还是孙驼子的眼睛?
李寻欢若是看到这双眼睛,心里也一定会佩服得很,因为他们朝夕相处了将近两年,李寻欢竟也未看出这驼子的真面目。
只可惜李寻欢现在什么也瞧不见了。
孙小红道:我知道他今天是真的醉了,绝不是装醉。
孙驼子沉声道:你可知道他的酒量?他怎会醉得这么快?
孙小红道:二叔这就不懂了,一个人喝酒时的心情若不好,体力又差,就算他酒量再好,也很容易被人灌醉的。
孙驼子道:你为何要灌醉他?
孙小红道:二叔你也不知道!这是爷爷的吩咐呀?
孙驼子道:哦?
孙小红道:他现在行踪已露,要找他麻烦的人也不知有多少,这两天就要接二连三的来了,所以爷爷就想将他带到别地方去避一避风头。
她叹了口气,道:但二叔你也该知道他的脾气,若不灌醉他,怎么能把他带得走?
孙驼子哼了声,道:老实说,你爷爷做的事,我实在有点不懂。(未完)

相关新闻

awan

浮云

mimpiku

梦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