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wan Kolonel' Loyalis Puan Tak Takut Kalah dengan Ganjar

斗争民主党窝里斗传闻沸沸扬扬 已成立上校委员会力挺布安议长 但秘书长驳斥为ă

【好报】雅加达讯。面临2024年大选之际,主要执政党的斗争民主党出现了未能达成思维一致的现象。媒体观察到,该党隐约出现两个有意问鼎总统宝座的干部,其中一是当今国会议长布安,也就是总主席梅加娃蒂夫人的爱女,另一个是现任中爪哇省长的甘查尔(Ganjar).

布安的支持者为了凝聚力量,据说已成立了一个名叫上校委员会的阵线。这个阵线据说已获得布安的认可,但是斗争民主党的领导层,包括梅加娃蒂都感到惊诧。

斗争民主党斗争民主派系的国会议员佐汉布迪(Johan Budi)似乎很知道这个上校委员会的内情。当有人说“上校委员会”的成立是因为布安的支持者害怕会输给甘查尔,于是佐汉布迪就出声驳斥了“上校委员会”是因为布安支持者害怕布安 输给甘查尔而成立的问题。 佐汉说,“上校委员会”是由布安的支持者组成的,旨在提高布安 的声望。

“这这样出发了,我们支持布安女士。不是怕输给甘查尔(Ganjar)。输赢是以后的事。我不怕输。这对我来说是第二件事。我是支持者布安女士的。上校委员会,”佐汉布迪 周二(2022 年 9 月 20 日)在雅加达史纳延国会大楼如此告诉记者。

佐汉说,此时“上校委员会”正在继续讨论提高布安在公众中的名声的策略。 “上校委员会”正在向公众宣传 布安 的名字。

佐汉说,最初的“上校委员会”由 6 名派系成员组成。目前,他继续说,已经由多达十几个人组成。

尽管如此,佐汉仍将由 斗争民主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问题留给了总主席 梅加娃蒂。

另一个斗争民主党PDIP派系议员狄利梅迪雅(Trimedya Panjaitan)说他也是“上校委员会”的成员。他说,“上校委员会”是由国会里斗争民主党派系议员在布安作为 该党派系辅导的指导下发起的。

与此同时, PDI-P 派系的另一名议员 祖米马德(Junimart Girsang) 透露,由忠于布安 的议员组成的“上校委员会”团队有一个指挥所或大本营。 他说,“上校委员会”的帖子被用来在 2024 年总统大选之前谈论 PDIP 的总统候选人,特别是关于布安的支持策略。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在沟通。我们甚至为此设立了办公室。在史纳延国会大楼周围,我们有一个上校委员会办公室。我们有大本营。” 祖米马德周三在国会大楼对媒体说。

照以上三名议员的说法,所谓“上校委员会”的确存在。然而,PDI-P 秘书长哈斯多(Hasto Kristiyanto) Kristiyanto 强调,在 国会的 PDIP 派系中,没有人参与到支持布安的“上校委员会”运动。他已向 PDIP 派系主席 吴笃(Utut Adiyanto )证实,“上校委员会”是个笑话。

“所以我也和吴笃及和庞邦(Bambang Pacul Wuryanto)协调。这在政治上是个笑话。在政党只有被称为党的中央领导委员会,地区领导委员会,分支领导委员会,甚至儿童都知道这些,但是不知道有上校委员会,”哈斯多周二(2022 年 9 月 21 日)在雅加达南部的 PDIP 学校告诉记者。

在得知有所谓“上校委员会”运动后,哈斯多甚至透露了总主席梅加娃蒂的反应。哈斯多说梅加娃蒂很震惊,并立即证实了这一点。

此外,哈斯多也回应了外传所谓国会议长布安和中爪哇省省长甘查尔之间缺乏和谐的问题。 哈斯多驳斥了布安和甘查尔不和谐的消息。

“没有冷热之分。在一个家庭中也会有较劲动力,更不用说在政党中,有较劲。这是正常的事情,”哈斯多周三在雅加达南区的 PDI-P 党校对媒体说哈斯多表示,目前斗争民主党只专注于根据其职能履行职责。该党将遵循 总主席梅加娃蒂 的指示。

他说,党的干部必须听从总主席的指示。违反指令的一方将被列入违规类别。

“任何超出总主席政策方向的人都属于违纪行为。但是,违纪行为是通过名内部解决的。这是现有的机制。所以很清楚,”他说。

据媒体报道,此前,布安 召集了 PDIP 的所有区域负责人聚集在三宝垄市文艺复兴大厦商讨为2024 年大选做准备的活动。来自中爪哇省20个地区的PDIP干部地区负责人都受邀参加。然而,中爪哇省省长甘查尔的名字并未见于邀请函中。这是否意味这个政党内已由窝里斗的现象,颇令人关心。(p/int)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