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138

李寻欢只好听着。

孙小红道:我问你一句话,你若能回答,就算我赢了,我就得喝一大杯。
李寻欢:若答不出,就算输了么?
孙小红道:你就算回答不出,也不算输,直到我将自己问的这问题回答出来,你才算输。
她嫣然一笑,接着道:你说这法子公平不公平?好不好?
李寻欢道:我若输了,就轮到我来问你了,是吗?
孙小红摇头道:不对,赢的人可以一直问下去,直到输为止。
李寻欢道:你若一直问我些你的私人琐事,我岂非要一直输到底。
孙小红也笑了,道:我当然不能问你那些话,我若问你,我母亲是谁?我兄弟有几人?我有几岁?──你当然不知道。
李寻欢道:那么,你准备问些什么呢?
孙小红道:只要拚酒一开始,你就可以听到我要问些什么了。
李寻欢笑道:我已在准备输了。
孙小红笑道:好,你听着,我现在就开始问你第一句话?
她忽然敛去了笑容,目光凝注着李寻欢,一字字道:你知不知那封信是谁写的?
这句话实在问得很惊人!
李寻欢的眼睛立刻亮了,失声道:我不知道──你难道知道?
孙小红淡淡一笑,道:我若不知道,就不会问你了,写那封信的人就是──
她故意停住语声,才缓缓道:就是林仙儿!
这问题的回答更惊人!李寻欢虽然一向很沉得住气,此刻也不禁耸然动容,道:你怎么知道是她?
孙小红悠悠:现在还未轮到你问我,先喝了这杯酒再说吧。
李寻欢立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阿飞现在的情况?
李寻欢道:不知道。
孙小红道:他虽然还是和林仙儿在一起,但林仙儿做的事,他却完全被蒙在鼓里。
李寻欢急着问道:他现在何处?
孙小红摇头,叹道:你怎么如此性急,等你赢了时再问也不迟呀!
李寻欢只好将第二杯酒也喝了下去,这杯子比碗还大,他喝得比平时更快,因为他急着要听第三个问题。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林仙儿为何要写那封信?
李寻欢道:不知道。
他虽已隐约的猜出了林仙儿的目的,却还是无法确定。
孙小红道: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人想对龙夫人林诗音不利,你就一定会挺身而出的,她要诱你现身,再找人杀你!因为她一直将你当做最大的对头,最怕的是你,最恨的也是你,你若不死,她就不敢出头。
李寻欢长长叹了口气,喝了第三杯酒。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第一个要杀你的人是谁?
李寻欢道:要杀我的人太多了,又岂止一个。
孙小红道:但能杀得了你的人却只有两三个,第一个就是上官金虹!
这回答并未出李寻欢意料,他喝下第四杯,却又忍不住问道:他现在来了么?
第三十四章 惊人的消息
孙小红摇着头笑道:你看你,老毛病又犯了,还未轮到你问的时候,你偏要问?
他接着又道:上官金虹这人的脾气,你当然知道,普通的宝藏,自然不能令他动心,这次他怎么会动了心呢?
李寻欢道:不知道。
孙小红道:因为他听说昔年天下第一位名侠沈浪是令尊的好朋友。
李寻欢道:沈大侠的确是先父的道义之交,但他多年前便买掉东渡,退隐于海外之仙山,却和这件事有何关系?
孙小红笑道:我就让你先问一问吧,不然我看你真要闷死了,但你却得先喝三大杯,我才回答这个问题。
她彷佛存心想将李寻欢灌醉似的,只不过她的问题实在太惊人,回答更惊人,李寻欢明知要喝醉,也只得喝下去。
孙小红这才接着道:因为他听说沈大侠归隐之前,曾托令尊保管两本书,这两本书就是他毕生所练的武功心法,你只练了其中的一本,小李飞刀就已无敌于天下,若是两本都练成,那还得了,所以连上官金虹那样的人也无法不动心。(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