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mangka

吃瓜群众     

  • 朵拉

说到吃瓜,马上联想到的是西瓜,南瓜,还有黄瓜,冬瓜,那年到新疆,之前不是没吃过哈密瓜,但酒店里提供的瓜,肉厚质细,清脆爽口,香甜多汁。当地朋友说,我们叫甜瓜,吃着瓜的人口里忙着吃瓜,不停地点头称是。真是很难忘的味道呀,和那一趟每天出门都叫人眼前一亮的旅程一样。

 

才发现原来我爱吃瓜。

后来网络有一流行语叫“吃瓜群众”。

跟时代息息相关的网络语言,没时常在网络行走的人,有时真追不上。当周边皆网络迷,立马发现自己落后一万八千里,作为小众,心态应得意或汗颜呢?

年轻小友提到“吃瓜群众”,我即时的反应是:“那些群众吃的是什么瓜?”

网络论坛上,有人发帖讨论问题,后面有人排队跟帖,却又不着边际闲扯胡说,一副不关己事,不发表真正意见,仅围观作关心样闲侃的人,即属“吃瓜群众”。

以前在中国的戏院,火车,常有工作人员以“前排出售瓜子,前排吃瓜子,前排吃瓜”的话术来兜售瓜子。延伸出今天的“吃瓜子群众”,后来把“子”字除去,简称“吃瓜群众”。

吃瓜群众说的如果是爱吃瓜子,那我要被排除在外。认真想,花了点时间,还是想不通,瓜子有什么好吃?

在南洋的我们,平日不吃瓜子,瓜子属于农历新年。过年家中必备糖果点心,其中非得有瓜子不可,新年期间摆桌上,和拜年的人边吃边聊天。南洋没人特别喜欢吃瓜子,黑色瓜子还好,咬一下,剥开,起码有颗瓜子仁吃;另有一红色品种,老人家格外钟情。农历年一到,无论吃的穿的,全讲究气氛,也格外迷信。不只衣服鞋袜,手上拎的包,发上、衣服上的饰物,全都以红色为主,就连吃的,没红的食物就点红点,或搁张小红纸花,去买瓜子,长辈一定交待,要红瓜子。若非老人家嘱咐,绝对不买红瓜子,多少次的经验全一样,放嘴里一咬,瓜子壳让口水一沾,滑不溜丢,根本无法剥开,只好丢掉。

每年都买几斤红瓜子,都是白消费,因为从没好好吃过一颗红瓜子。

看中国连续剧,才晓中国人特喜欢吃瓜子。随时随地都在吃。一家人一起看电视,和朋友喝茶聊天,亲戚相聚吃饭,不管是家中客厅,外边餐厅,或火车上,或车站等车,随时随地拿出一包瓜子,慢慢享受啃瓜子乐趣。

后来到中国,发现这不是电视里演的戏,真实人生中,中国人吃瓜子还真吃出了名堂。

看过电视,遇到现实,听人说瓜子是中国人的头号零食,完全深信无疑。立马明白丰子恺说的:“发明吃瓜子的人是了不起的天才。”他认为要消磨岁月,除了抽鸦片,没有比吃瓜子更好的方法了。因为它吃不厌,吃不饱,还要剥壳。消闲的粮食就是要求其吃不饱,最好是只尝滋味而不吞物质。

明白是一回事,对吃瓜子仍兴趣不大,缺少热情。深思一下,是没多余的时间需要消磨。

住在热带,四季皆夏,等下雨才成秋,这种气候对于清凉的瓜,无论南瓜冬瓜西瓜黄瓜都很难拒绝。如果要当吃瓜群众,应该就是真的瓜而不是瓜的子。

最近教学生画葫芦,他们听说葫芦也是一种瓜,表情和语气显露吃惊。我当年亦是在画葫芦时,才听说葫芦叫瓜。

初识葫芦,葫芦就是褐色的,当容器用。电影里侠客喝酒时,葫芦是装酒的,等到剧情需要吃药时,葫芦里装的就是仙丹了。我到中国,发现葫芦其实是属于蔬果类的食材。

元代的王祯《农书》说:“匏之为用甚广,大者可煮作素羹,可和肉煮作荤羹,可蜜前煎作果,可削条作干……”又说:“瓠之为物也,累然而生,食之无穷,烹饪咸宜,最为佳蔬。”看得我大开眼界。可素可荤,可煎作果,又可削条晒干。真的是多用途的瓜呀!

来到民国周作人,他的童年回忆里有道葫芦瓜汤:“夏天吃饭有一碗瓠子汤,倒是很素净也鲜美可口的。在我们乡下这是本末如一的长条的瓜,俗语叫作蒲子……壶卢与瓠子的汤都是很简单的,只是去皮切片,同笋干等物煮了加酱油而已。”

南洋家里,把瓜当菜的是丝瓜,妈妈说丝瓜是清火的,吃过咖哩可以来个丝瓜煮汤,加蛤蜊,或虾米,肉碎捏成丸子,煮滚后再打个蛋,清甜鲜香,不想吃饭,可以下米粉,一碗丝瓜米粉汤就是热天里最美味的一餐。

葫芦瓜汤的味道和丝瓜汤应该有相等的香甜。

苏北作家在文章里写他的经典夏日晚餐,其中有一份他认为是精工细作的“葫芦拖”。这倒新鲜了。身为主妇的我不是烹饪专家,却也懂得蒸煮炒炖烚焖烩炸烤,但这葫芦要怎么“拖”呢?

作家说这是一道菜饼。上桌时,面相长得就是拖拖拉拉的。先以新鲜的嫩小葫芦去皮去瓤,再将果肉刨成细丝,撒点细盐腌一下,渍出水,便开始和面。面要稀,看着汤汤水水的,却不能真的成汤,因为最终是要烙饼的。将腌渍好的葫芦丝再加葱末油盐,我心想,倘若加麻油应该更香吧。和好葫芦丝面,需呈菜多面少的比例。热锅后倒入油,待油七分热就把葫芦丝面团放入油锅上,以小火慢煎,屡次翻面,至金黄色喷香时出锅。

怎么不叫这葫芦烙饼呢?因为面稀,面团子形状大小就有了参差,边缘不易整齐,故名“拖”。这是更精确的叫法。作家也承认名字虽憨,却很好吃,外焦里嫩,黄绿相宜,营养又丰富。作家非常直接表达他对家乡食品的爱:“让我用这样的一顿晚饭去换一顿高大上的酒店餐,一百个不愿意。”

看得本来不是吃瓜群众,却爱吃蔬菜煎饼的我,真想吃一吃这“葫芦拖”呀!

 

 

  •  
  •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