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98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又喝了几口茶。

阿飞早听得兴奋已极,有人在夸赞李寻欢,他听了真比夸奖自己还要高兴。只听老者接着道:这位探花郎不但才高八斗,而且还是文武全才,幼年就经异人传授他一身惊世骇俗的绝顶功夫。
辫子姑娘道:爷爷今天要说的,就是他们两人的故事么?
老者道:不错。
辫子姑娘笑道:那一定好听极了,只不过──只不过堂堂的探花郎,又怎会和声名狼籍的梅花盗牵涉到一齐了呢?
老者道:这其中自有道理。
辫子姑娘道:什么道理?
孙老先生道:只因梅花盗就是探花郎,探花郎就是梅花盗。
阿飞只觉一阵怒气上涌,忍不住就要发作,辫子姑娘却已摇头道:这位探花既不散尽万金家财,想必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又怎会忽然变成了打家劫舍、贪财好色的梅花盗?我不信。
孙老先生道:莫说你不信,我也不信,所以特地去打听了很久。
辫子姑娘道:你老人家想必一定打听出来了。
孙老先生道:自然打听出来了,这其中的详情,实在是曲折复杂,诡计离奇,而且紧张刺激,精采绝伦──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住,又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辫子姑娘似乎很着急,连连道:你老人家怎么不说了?
孙老先生抽了口旱烟,又将烟慢慢的往鼻孔里喷出来。
辫子姑娘×着嘴,道:刚说到好听的地方,就不说了,岂非是吊人的胃口。
她忽然一拍巴掌,笑道:我明白了,你老人家原来是想喝酒。
这下子不但她明白,别人也都明白了,纷纷笑着掏腰包,摸银子,那店伙早拿着个盘子在旁边等着收钱了。
孙老先生这才打了哈欠,接着说下去道:事情开始,是发生在兴云庄。
辫子姑娘道:兴云庄?那莫非是龙四爷住的地方么?那可是个好地方。
孙老先生道:不错,但这好地方却本是李寻欢送给他的,顺因这两人乃是生死八×之交,而且龙夫人还是李探花的姑表的之亲──-
这祖孙两一搭一档,居然将前些天在兴云庄发生的事情说得八九不离十,说到李寻欢如何误伤龙小云,如何中伏被擒,大家都不禁扼腕叹息,说到林仙儿如何中夜被劫,少年阿飞的剑如何快,如何出手救了她时,孙老先生一双炯炯有光的眼睛,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竟一直望着阿飞和林仙儿,辫子姑娘的一双大眼睛,也不住往他们这边瞟。
阿飞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在暗思疑:他莫非早已知道我们是谁?这故事莫非就是讲给我们听的?
只听辫子姑娘道:如此说来,梅花盗莫非已死在那位飞剑客手上么?
孙老先生道:但赵大爷、田七爷,却认为他杀的不是梅花盗,李寻欢才是真的梅花盗。
辫子姑娘道:那么究竟谁才是真的梅花盗呢?
孙老先生叹道:谁也没有见过真的梅花盗,谁也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赵大爷、田大爷身份不同,一言九鼎,他们老说李寻欢是梅花盗,那别人也只好说李寻欢是梅花盗了,于是心眉大师就要将他押回少林寺。
他又抽了口烟,徐徐接着道:谁知到少林寺时,却变成是李探花将收眉大师送回去的了。
这句话说出来,连林仙儿都吃了一惊,阿飞更是大觉意外,两人都猜不出路上发生什么事?
幸好辫子姑娘已替他们问了出来。
孙老先生道:原来押送他的心眉大师、田七和四位少林弟子都在路上遭了苗疆极乐峒主的毒手,心眉大师中毒后才释放了李寻欢,李寻欢见他中毒已深,只有少林寺中还可能有解药,是以就将他送回去。
辫子姑娘一挑大姆指,赞道:这位李探花可真是位大英雄,大豪侠,若是换了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早已不愿而去了,怎肯救他。
孙老先生道:话虽不错,只可惜少林僧人们非但不感激他,还要杀他。
辫子姑娘讶然道;为什么?
孙老先生道:因为这些话都是李探花自己说出来的,少林僧人们对他说的话,连一个字都不相信。
辫子姑娘道:可是──可是心眉大师总该为他证实才是。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