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92

李寻欢道:哦?

百晓生道;若有人伤了你的师弟和爱徒,你会对他如此客气?
李寻欢道:阁下难道认为心眉大师也是被我所伤的?
百晓生背负着双手,仰面望天,悠然道:除了小李探花外,还有谁能伤得他?
李寻欢道:若是我伤了他,为何还要护送他回山?
百晓生道:这才是阁下聪明过人之处。
李寻欢道:哦?
百晓生道:无论谁伤了少林护法,此后只握都要永无宁日,少林南北两支三千弟子,是绝不会放过他的,这力量谁也不敢忽视。
李寻欢笑了笑,仰面笑道:百晓生果然是无所不知,难怪江湖中所有的大帮大派都要交你这朋友了,和你交朋友的好处实在不少。
百晓生居然神色不变,道:我说的只不过是公道话而已。
李寻欢道:只可惜阁下却忘了一件事,心眉大师还没有死,他自己总知道自己是被谁所伤的,到那时阁下岂非将自己说出来的话吞回去了么?
百晓生叹息了一声,道:若是我猜的不错,心眉师兄还能说话的机会只怕不多了。
突听心湖大师厉声道:师弟若非伤在你的手下,是伤在谁的手下?
他不知何时已走了出来,面上已笼起一阵寒霜。
李寻欢道:大师难道看不出他是中了谁的毒?
心湖大师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回头唤道:七师弟。
只见这心鉴大师面色烛黄,终年都彷佛带着病容,但一双眼睛却是凌凌有威,闪电般在李寻欢面前一扫,沉声道:二师兄中的毒乃是苗疆极乐峒主精炼成的五毒水晶,此物无色无味,透明如水晶,中毒的人若得不到解药,全身肌肤也会渐渐变得透明如水晶,五脏六腑历历可数,到了那时,便已毒发无救。
李寻欢笑道:大师果然高明──
心鉴大师冷冷道:贫僧只知道二师兄中的乃是五毒水晶,但在下毒的人是谁,贫僧却不知道。
百晓生道:说的好,毒是死的,下毒的人却是活的──
心鉴大师道:极乐峒主虽然行事恶毒,但人不犯他,他也绝不犯人,本门与他素无纠葛,他为何要不远千里而来暗算二师兄。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这只因他的对像并非心眉大师,而是我。
百晓生道:这话更妙了,他要害的人是你,你却好好的站在这里,他并没有加害心眉师兄之意,心眉师兄反而中了毒。
他盯着李寻欢,一字字道:你若还能说得出这是什么道理,我就佩服你。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忽又笑了,道:我说不出,只因我无论说什么,你们都未必会相信的。
百晓生道:阁下说的话确实很难令人相信。
李寻欢道:我虽说不出,但还是有人能说得出的。
心湖大师道:谁?
李寻欢道:心眉大师,为何不等他醒来之后再问他。
心湖大师凝视着他,目光冷得像刀。
心鉴大师的脸上也笼着层寒霜,一字字道:二师兄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冷风如刀,积雪的屋脊上突有一群寒鸦惊起,接着,屋脊后就响起了一阵清亮却凄凉的钟声。
连钟声都似乎在×掉着他们护法大师的圆寂。
李寻欢彷佛第一次感觉风中的寒意,终于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心里也不知是愤怒,是后悔,还是难受?
等他咳完了,就发现数十个灰衣僧人一个接着一个自小院的门外走了进来,每个人人脸上却像是凝结着一层冰。
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他,嘴都闭得紧紧的,钟声也不知何时停顿,所有的声音都似已在寒气中凝结,只有脚踏在雪地的,沙沙作响。
等到这脚步声也停止了,李寻欢全身都彷佛已被冰结在一层又一层比铅还沉重的寒冰里。
心湖大师道:你还有何话说?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没有了。
百晓生道:你本不该来的。
李寻欢又沉默了很久,忽然一笑,道:也许我的确不该来,但时光若能倒转,我只怕还是会这样做。
他淡淡接着道:我平生虽然杀人无数,却从未见死不救。(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