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80

他长长叹了一声道:兄弟,你对别人虽然义重如山,但别人对你却未必一样。

李寻欢笑了笑,道:他对我怎样是他的事,但我只求大哥,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遇见他,都莫要忘了他是我的朋友。
龙啸云道:好,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突然外面有人唤道:龙四爷──-龙四爷。
龙啸云站起来,又坐下去,道:兄弟,你──-
李寻欢笑道:我的酒已喝够了,大哥你只管去吧,只不过千万要记着,明天早上千万莫要再来送我。
龙啸云缓缓走到门口,只见田七站在园子里的树影下,向他招手。
他快步赶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得手了么?
田七道:没有。
龙啸云厉声道:没有?你们十几个人,再加上心眉大师和铁笛先生,难道竟对付不了一个小伙子?
田七苦笑道:这小伙子可实在太厉害了,简直有些可怕,赵老大被他伤了不说,连铁笛先生都已伤在他剑下。
龙啸云连连跺脚,道:我早知道这小子不好惹,你偏说铁笛先生一定可以对付他。
田七道:他虽然逃走,却还是挨了心眉大师的一掌。
龙啸云道:既是如此,他一定逃不了的,你们为何不追?
田七道:少林寺的人已追下去了,我特地赶来通知你一声。
龙啸云道:我去看看,你去叫人到这里来守着。
树的后面,有座假山。
他们两人刚走,假山后就幽灵般出现了条人影,她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和怀疑,也充满了悲×和愤恨。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着,泪流满面。
林诗音的心都碎了,她轻轻啜泣着,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大步向李寻欢那屋子走过去。
但就在这时,已有阵急骤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林诗音身子一闪,立刻又退入假山后的阴影里。
田七带着七八条劲装急眼的大汉赶过来了,沉声道:守住门,莫要让任何人进去,否则格杀无论。
他自己显然也急着去追捕阿飞,话未说完,已纵身掠出,大汉们立刻张弓搭箭,守住了门口。
林诗音紧紧咬着嘴唇,已咬得出血。
她只恨自己以前为何总是轻视武功,不肯下苦功去学武。
现在她才知道有很多事的确非用武力解决不可。
她想不出如何走入那间屋子。
突听一阵轻微的喘息声,他脚步虽然有些不稳,但还是走得很快。
林诗音认得这人就是今天才赶到的铁笛先生。
只听铁笛先生厉声道:姓李的是不是在这间屋子里。
大汉们面面相视,道:我们不大清楚。
铁笛先生道:好,闪开,我进去瞧瞧。
大汉道:田七?田七是什么东西,你们可认得我是谁?
那大汉眼睛盯着他身上的血迹,道:无论谁也不能进去。
铁笛先生道:很好。
他的手忽然抬了抬,叮的寒星暴射而出。
李寻欢闭着眼睛,似已睡着了。
忽然间,年到一声惨叫,呼声并不响,而且很短促。
他皱了皱眉:难道又有人来救我了么?
接着他就看到一个手提着铁笛的青袍人大步走了进来,脸上虽已全无血色,却满含着杀机。
李寻欢目光停留在他手上的铁笛上,道:铁笛先生。
铁笛先生盯着他的脸,道:你被人点了穴道?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看我面前有酒都没有喝的时候,一定是动也不能动了。
铁笛先生道:你既然已全无抵抗之力,我就本不该杀你的,可是我却非杀你不可。
李寻欢道:哦?
铁笛先生瞪着他,道:你不问我为何要杀你。
李寻欢又笑了笑,道:我若问了,反而难免要生气,要向你解释,你一定还是不信,还是要杀我,我又何必多费口舌。
铁笛先生怔了怔,大声道:不错,无论你说什么,我都要杀你的──
他面上泛起一阵激动痛苦之色,嗄声道:如意,你死得虽惨,但我总算为你复仇了。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