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51

独眼妇人格格笑道:货卖识家,我早就知道这块肥羊肉除了大爷你之外,别人绝不会买,所以我早就在这里等着大爷你来了。

大汉这才长长叹出口气,苦笑道:多年不见,大嫂你何苦──
独眼妇人忽然呸的一声,一口痰弹丸似地飞出动,不偏不倚,正吐在大汉的脸上。
那妇人已怒吼着道:大嫂?谁是你这卖友求荣的畜生的大嫂!你若再叫钱声大,我就先把你舌头割下来。
大汉脸上阵青阵白,竟不敢还嘴。
妇人冷笑道:你出卖了翁天杰,这些年来想必已大富大贵,发了大财的人,难道连几斤肉都舍不得买吗?
她忽然一把揪起了肉案上那人的头发,狞笑道:你若不买,我只好将他剁了喂狗!
大汉抬头一瞧,失声道:梅二先生,是你?
肉案上那人似已骇得完全麻木,只是直着眼发呆,口水不停在沿着嘴角往下流,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大汉嗄声道:我要买他整个人
妇人厉声道:你若要买他整个人,你就得跟着我走!
大汉咬了咬牙,道:好,我跟你走!
妇人又瞪了他半晌,狞笑道:你乘乘地跟着我走,就算你聪明,我找了你十七年八月才将你找到,难道还会再让你跑了么?大汉仰天长叹了一声,道:我既已被你找到,也就不再瞳了!
山麓下的坟堆旁,有间小小的木屋,也不知是哪家看坟人的住处,在这苦寒严冬中,连荒坟中的孤鬼只怕都已被冷得藏在棺材里不敢出来,看坟的人自然更不乱躲到哪里去了。
但此刻,却有个人已在这屋里逗留了很久。
这人就盘坐在地下,痴痴地望着这坛子在出神。
这时他眼睛里充满了悲愤怨恨之色,痴痴地也不知在想什么,地上早已结了冰,他似也全不觉得冷。过了半晌,木屋外忽然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这人立刻握住了斧柄,沉声道:谁?
木屋外传入了那独眼妇人沙哑而凌厉的语声:是我!
这人神情立刻紧张起来,嗄声道:人是不是在城里?
独眼妇人道:老乌龟的消息的确可行,我已经将人带回来了!
过了半晌,那人忽然转过身,噗地跪了下去,目中早已热泪盈眶,久久无法站起。
忽然间,门外又有一阵脚步声传来。
独眼妇人沉声道:什么人?
门外一个破锣般的声音道:是老七和我。
这两人一个是满脸麻子的大汉,肩上担着大担的菜,另一个长得瘦瘦小小,却是个卖臭豆干的。
此刻两人狠狠瞪了大汉一眼,卖白菜的麻子一把揪住他,厉声道:姓铁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独眼妇人沉声道:放开他,有什么话等人来齐之后再说也不迟。
麻子咬了咬牙,终于放开手,向桌上那黑坛子叩了三个头,目中已不禁泪落如雨。
半时辰之内,又陆续来了三个人,一个肩背药箱,手提虎掌,是个走江湖卖野药的郎中。
另一个满身油腻,挑着副担子,前面是个酒坛,后面的小纱橱里装着几只粗碗、几十只鸭爪鸭翅膀。还有一个却是个测字卖卜的瞎子。
这三人见到那大汉,亦是满面怒容。外面雪光反映,天色还很亮,屋子里却是黑黝黝的,充满了一种阴森凄惨之意,这七人盘膝坐在地上,一个个都铁青着脸,紧咬着牙,看来就像是群鬼,从地狱逃出来复仇的。
大汉亦是满面悲惨之色,垂首无话。
独眼妇人忽然道:老五,你可知道老三能不能赶得到?
那卖酒的胖子道:一定能赶得到,我已经接到他的讯了。
独眼妇人皱眉道:既是如此,他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来?
那卖卜的瞎子长长叹息了一声,缓缓道:我们已等了十七年,岂在乎再多等这一时半刻。
独眼妇人也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十七年,十七年──-
她这连说了七八遍,越说声音越悲惨。
这十七年日子显然不是好过的,那其中也不知包含了多少辛酸、多少血泪!七个人的眼睛一齐瞪住大汉,目中已将喷出火来。  (未完)

相关新闻

ttangan ibukuibuku

巧手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