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47

游龙生冷笑道:这就叫强将手下无弱兵,想不到李探花的门下奴也有这么大的本事,果然是凶得很,凶得很──-

李寻欢淡淡道:不错,他的确凶得很,但别人若不想惹他,他也绝不会凶的。
他不让游龙生再说话,就转向龙啸云道:这是怎么回事?
龙啸云叹道:就因为秦重伤重不治,所以秦三哥──
李寻欢皱眉道:他自己儿子伤重不治,难道就迁怒在梅二先生身上。
龙啸云苦笑道:他们父子情深,秦三哥自然难免悲痛,一时失手伤了梅二先生,但伤的也并不太重。李寻欢冷笑了笑,什么话都不说了。
龙啸云:你劝劝他吧,我知道他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李寻欢冷冷道:我为何要劝他,他若不出手,我也要出的物。
龙啸云怔了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见那大汉拳风虎虎,拳拳都是奋不顾身的招式,招式虽未必精妙,那一股杀气却令人心惊。
秦孝仪竟似已被逼得透不过气来。
游龙生冷笑着又道:尊仆的这种招式,倒的确少见得很。
李寻欢道:哦?
游龙生道:他每招发出,好像都准备先挨别人一拳,这种拳法倒实在令人有些看不懂。
李寻欢淡淡道:其实这道理也简单得很。
游龙生道:哦?
李寻欢道:只因别人打他一拳,他根本不在乎,他若打别人一拳,那人只怕就吃不消了。
游龙生脸色变了变,还未说话,突听一人怒吼道:好个狗仗人势的奴才,竟敢以下犯上,待老夫来教训教训你!
吼声中,赵正义已飞也似地赶来。
他正想向那大汉扑过去,突听李寻欢冷冷道:若有人想以二对一,以多欺少,在下的飞刀只好出手!赵正义身形立刻顿住,再也不敢伸出一拳,大怒道:你带来的奴才以下犯上,你非但不管教他,反而还来助长他的气焰,你以为江湖中已没有公道了么?
李寻欢淡淡道:什么叫江湖公道?难道两个打一个才算是公道?
赵正义厉声道:你要知道这不是比武较技,而是替你管教奴才!
李寻欢道:他一向用不着别人管教,但赵大爷若是也想和他过过招,不妨就将秦三爷换下来,自己上去动手。
赵正义怒:他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动手!
李寻欢悠然道:他的确不是东西,他是人。
他望着赵正义笑了笑,道:赵大爷你难道是东西?
赵正义脸上一阵青一阵黄,鼻子都似已气歪了。
到了这种时候,龙啸云也不能不说话了,但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震,两拳相击,秦孝仪的人已几?乎被震得飞了出去,踉呛着跌倒在地。
赵正义和龙啸云双双抢过去扶起了他,大汉厉声道:还有谁想教训我的,请出手吧。
游龙生负手冷笑道:看来今日主子非但教训不了奴才,奴才反而要教训主子了。
只见秦孝仪喘息着在赵正义耳畔说了几句话,赵正义忽然长身而起,目光灼灼,瞪着那大汉道:想不到朋友你居然一身江湖罕见的横练功夫,连老夫都小看了你,难怪三爷一时不察,要被你暗算了。
大汉冷笑道:你们若败了,就是受人暗算,我若败了,就是学艺不精,这道理我早已明白得很,你不说也罢。
赵正义怒道:姓铁的,老夫念你是条汉子,有心保全你,你休想不知好歹。
大汉脸色变了变,昂然道:铁某没有赵大爷保住,也活到现在了,正觉得已活得有些不耐烦,赵大爷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赵正义瞪着他,眼睛里似已冒出火来,冷笑,很好──-
他一连说了五六句很好,扶起秦孝仪就走。
龙啸云抢先一步,赔笑道:各位有话好说,又何必──
秦孝仪仰天打了个哈哈,惨笑道:我父子两人俱已栽在这里,还有什么好说的!
龙啸云后退一步,垂下了头,不住擦汗,等他再抬起头时,秦孝仪和赵正义已走得很远了。
李寻欢长叹道:大哥,我一回来,就为你惹了这么多麻烦,我──我早知──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