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ies Behind the Pearly Curtain

一帘幽梦 028

他跑过来,握住我的手腕,把我从墙角拖了出来。

“你用一用思想好不好?你认真的想一想,好不好?”他急切的说:“我什么时候表示过我在追绿萍?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在追她?”“你去接她下班,你陪她聊天,你赞美她漂亮,你和她跳舞……”我一连串的说:“这还不算表示,什么才算是表示?”
“天哪!紫菱!”他嚷:“你公平一点吧!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我不可能完全不理她的,是不是?但是,我一直在你身上用了加倍的时间和精力,难道你竟然不觉得?我去接绿萍,只是要找藉口来你家而已!你,”他瞪着我,重重的叹气,咬牙,说:“紫菱!你别昧着良心说话吧!”
“可是……”我低声的说:“这些年来,你什么都没对我表示过。”“紫菱,”他忍耐的看我。“你想想看吧!并不是我没表示过,每次我才提了一个头,你就像条滑溜的小鱼一样滑开了,你把话题拉到你姐姐身上去,硬把我和她相提并论。于是,我只好叹着气告诉我自己,你如果不是太小,根本无法体会我的感情,你就是完全对我无动于衷。紫菱,”他凝视我,眼光深刻而热切:“我能怎样做呢?当我说:‘紫菱,你的梦里有我吗?’你回答说:‘有的,你是一只癞蛤蟆,围绕着绿萍打圈子。’当我把你拥在怀里跳舞,正满怀绮梦的时候,你会忽然把我摔给你姐姐!紫菱,老实告诉你,你常让我恨得牙痒痒的!现在,你居然说我没有表示过?你还要我怎样表示?别忘了,我还有一份男性的自尊,你要我怎样在你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碰钉子呢?你说!紫菱,到底是我没表示过,还是你不给我任何机会?”他逼近我:“你说!你这个没心肝的丫头,你说!”我望着他,然后,我骤然发出一声轻喊,就跳起来,重新投进他的怀里,把我的眼泪揉了他一身,我又哭又笑的嚷着说:“我怎么知道?我怎能知道?绿萍比我强那么多,你怎会不追绿萍而要我?”“因为你是活生生的,因为你有思想,因为你调皮、热情,爽朗而任性,噢!”他喊着:“但愿你能了解我有多爱你!但愿你明白我等了你多久!但愿你知道你曾经怎样折磨过我!”
“你难道没有折磨过我?”我胡乱的嚷着。“我曾经恨死你,恨死你!恨不得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他用唇一下子堵住我的嘴。然后,他抬头看我。
“现在还恨我?”他温柔的问。
“恨。”他再吻我。“这一刻还恨我?”他又问。
我把头倚在他被雨水濡湿的肩上,轻声叹息。
“这一刻我无法恨任何东西了!”我低语。“因为我太幸福。”忽然间,我惊跳起来。“但是,绿萍……”
“请不要再提绿萍好吗?”他忍耐的说。
“但是,”我瞪视他:“绿萍以为你爱的是她,而且,她也爱你!”他张大了眼睛。“别胡说吧!”他不安的说:“这是不可能的误会!”
“如果我有这种误会,她为什么会没有?”我问。
他困惑了,摔了摔头。(028待续)

相关新闻

Kari

咖喱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