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46

林仙儿似乎怔了怔,但随即嫣笑道:这在是好主意,我为何没有想起得出?

李寻欢目光闪动,微笑着道:这么好的主意,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想得出?
林仙儿似乎听不出他话中讥诮之意,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道:我知道梅花盗这两天一定会来,明天我就在这里等着他。
李寻欢道:你要我明天也到这里来,是么?
林仙儿道:你以我为饵,将他引来,反正金丝甲在你身上,你纵然制不住他,他无论如何也伤不了你的,你若制住了他──她又红着脸垂下头,那双眼睛仍在悄悄瞟着李寻欢,嘴里没有说出来的话,已用眼睛说了出来。
李寻欢眼睛里也在闪着光,笑道:好,明夜我一定来,我若不来,就……
林仙儿悄悄缩回了手,但细细的指尖仍在李寻欢手背上轻轻地画着圆圈,似乎要圈住李寻欢的心。
李寻欢忽又笑道:你总算已学乘了。
林仙儿红着脸道:我本来就很乘。
李寻欢道:你总算已学会让男人来主动。
林仙儿喘息忽然急促了,颤声道:但你──你现在不会的──是吗?
李寻欢凝注着她,目光仍是那么冷静,就像是一湖秋水,嘴里却已露出了并不冷静的笑容,道:怎知道我不会?
林仙儿吃吃地娇笑起来,道:因为你是个君子,是吗?
李寻欢淡淡笑道:我平生只做过一次君子,那次我后悔了三天。
林仙儿娇笑着,似乎想逃走。
但李寻欢已一把拉住了她,笑道:原来你不但学会了让男人主动,还学会了逃。
林仙儿嘤咛一声,喘息着道:这全是你教我的,是你教我该如何勾引你,是吗?
第十章 十八年旧怨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教得太多,你也学得太快了。
他忽然推开了她,拍了拍衣裳站起来,瞪着窗子道:今天的戏已演完了,阁下若是还未看够,明天请早吧。
窗外传来了嗤的一声冷笑,一人道:阁下的手段果然高明,但望阁下的飞刀也同样高明才好。
说到后面一句话,语声已远在十丈开外。
林仙儿变色道:是游龙生。
李寻欢悠然道:你怕他吃醋?
林仙儿目中露出了狠毒之意,冷笑道;他凭什么吃醋?──想不到这种自命不凡的世家子弟,也会做这种不要脸的事,以后我若再理他才怪。
李寻欢微笑道:你不怕他将鱼藏剑要回去。
林仙儿道:我就算将鱼藏剑丢在他面前,他也不敢捡的。
李寻欢道:哦!
林仙儿抿嘴一笑,道:我早就说过,这种人就像狗一样天生的贱骨头,你越打他骂他,他要跟在你后面摇尾巴。
李寻欢道:有条狗跟在后面摇尾巴,也满有趣的。
林仙儿拉住他的手,道:你难道真是要走了!为什么不多坐坐?
李寻欢笑道:我若再坐下来,等到狗来咬我一口,那就无趣了。
林仙儿道:哼,他敢──
话未说完,只听游龙生远远道:这边的戏演完了,那边又有戏开锣,阁下不想去看看吗?
李寻欢失笑道:你看,我早就知道他绝不会让我再坐下去的。
林仙儿恨恨道:讨厌鬼。
她忽又一笑,拉着李寻欢的手道:但我们还有明天,明天晚上莫忘了早些来。
游龙生已走了,但李寻欢一出梅花林,就听得远处传来了一阵×怒骂声和拳风激荡声。
他已听出其中有那大汉的声音,立刻一×衣襟,燕子三抄水,只三个起落,已赶了过去。
假山后也有三间明轩,这时轩前的空地上正有两人在恶斗,两人俱是拳风刚猛,震得四下积雪漫天飞起。
只听大汉怒喝着道:姓秦的,你自命侠义,其实却一文也不值,你儿子伤重不治,和别人又有什么关系,你怎能对他下毒手?
和他动手的人,正是铁胆震八方秦孝仪,此刻也怒吼着道:你算什么东西,也不问自己是什么身份,居然敢来管老夫的闲事,老夫索性连你也一齐废了!
龙啸云正在一旁跺着脚相劝,游龙生却在负手旁观。
李寻欢燕子般掠了过去,龙啸云立刻迎上来,跺脚道:兄弟,你快劝劝他们吧,梅花盗还未现身,自己人却先打起来了,这──这算什么呢?  (未完)

相关新闻

Kari

咖喱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