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ian

让梦想回来的颜色    

朵拉

 

旅游巴士停下,望向窗口,是交通灯转红,再看路牌,世纪大道,青葱绿树伫立两旁,矮矮的铁遮栏悬着一排布条,《文明晋江》《地球只有一个》《文明交通,安全出行》在风中以飘舞的欢愉姿态迎接东南亚华文作家。

犹豫,迟疑,终于提问:难道这就到晋江了吗?

 

半小时前我们还在泉州师院“中国社会科学文化研究中心”的“闽南文化研究基地”参观。六年前受邀到师院演讲的记忆犹新,果然遇到老朋友,探听一下:晋江很远吗?他说很近。我没有不相信他,可是,这个答案在很久以前我便领教过。历史悠久的中国地大物博,中国人多数很大气,二十四小时之内的距离,他们全都叫很近。我曾经被“前面就到了”牵引着,结果“前面”了四个小时后,才真正抵达目的地。

很近的晋江,大概要三个小时吧。上车和同座作家聊一会,喝点水,正想闭目休息,巴士却在转绿灯后踅个弯,一只石马孤独地立在红砖墙旁,陪伴它的是两个长形石臼,红墙上刻景点名“五店市”。高处洋灰围栏,红灯笼并着“五店市欢迎你”的旗帜悬挂一起,啪嗒啪嗒有声,风比雨大,下车的作家大多嫌麻烦不打伞,只顾争取时间和“五店市”及石马合影留念。

殷红砖墙植满爬山虎,看似胡攀乱延,实则经过精心修剪和照顾,绿色的爬墙叶子,听话规矩不往“五店市”字上胡乱攀枝。就像我们要进去观光的“五店市”景点,人工打造,花费心思,刻意经营得不露痕迹,就要游人感觉古城的古色古香。

据说唐开元年间,只有五间小餐饮店的五店市,是晋江城区的发源地。毗邻塘岸街,后边是青梅山,著名的崭新万达广场连接在旁,敏月公园也在附近。由于历史悠久,晋江政府决定把市内所有古宅老店,都搬到这里集中对外。喜欢古城老屋的游客不必浪费时间东奔西跑,到了晋江,只要到五店市走一趟,历史岁月建筑的老宅院就在这里展现当年古典优雅的英姿美色。

从五店市石马小广场,仰头登阶梯,一座古老的新城嫣然升起。独具闽南特色的“皇宫起”红砖建筑,明清、民国甚至现代的特色建筑,包括中西合壁的洋楼等等新修的老宅古屋,在等待游客的来临。对比周围比比皆是的新式高楼,老街上的古屋宅落算是低矮,讲究修旧如旧,故不显突兀。

随着导游的步伐游走在岁月的红砖与青阳小巷的石板路上,菲律宾华侨庄铭岸1935年建筑的“柳青新宅”是民国时期典型的闽南红砖大厝;同一年,也是菲律宾华侨庄朝北的“朝北大厝”,为五开间二进硬山顶砖木石建筑,工程开始后两年,恰逢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屋主庄朝北将木作油漆、前埕铺砌等工程停下,节省下来的几万两白银捐献给政府抗日,被视为五店市里的“断臂维纳斯”;始建于明嘉靖九年的庄氏家庙,经过历代重修,雕彩并施,富丽堂皇,庄氏人才荟萃,家庙内外因此悬挂数十方“状元”和“进士”匾额;门口对联为“温陵山水万重尽收入吾家眼界,青阳烟火千户独占此高峰顶头”的蔡氏家庙,是在宋熙宁年间始建,历朝历代亦经无数大小劫难,不断修建整葺,旧有风貌得以保留。被称“民间艺术的殿堂”,里外皆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斑斓华丽,极尽装饰之能事,因而又叫它是“描绘青阳人文历史的线装书”,主要原因还在唐代于此开设五间餐饮店的,正是蔡氏7世孙中的5人,当时称“青阳蔡,五店市”。蔡氏家庙正是典型注重装饰的晋江古厝,以丰富多姿的石雕、砖雕、木雕、泥塑、彩陶、彩绘和剪瓷等为表现手法,装饰部位遍及整栋建筑,包括门廊、厅堂、墙体、窗棂、屋脊等,内容多样,题材广泛,多以传统喜庆吉祥文字和图样为主,还有民间喜闻乐见的神话传说,反映厝主追求幸福安康的愿望。在晋江,住宅装饰即为厝主身份地位的象征。古厝建筑群中因此设立“晋江古厝建筑构件展”,一进门,即闻作家啧啧赞叹之声,只见繁复花样的大小构件,作工精雕细刻,巧塑妙造,“鬼斧神工”尽在眼前,不只是平时挂在口中的一句成语。

在时光中差点泯灭的五店市,又在时光中如凤凰浴火重生。

幽幽南音缭绕在“晋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古厝间,五个衣著优雅的国乐师以不同的国乐器,牵动我回忆起祖父生前的下午。夕阳西下的红霞中,祖父手上卷着宣纸印刷的小字演义书,一边阅读,一边听唱片。小时候不懂,那依依呜呜的乐音,牵扯得人的心似乎有所依归,又仿佛浮尘一样不知应该落在哪儿的好?有时候祖父会掩上书,跟着音乐哼唱,字眼和平时说话虽有相像,但就是听不出来歌者究竟在唱些什么?祖父不嫌腻烦,一再重复听相同的一张唱片,一直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听的一张唱片。

童年的我仰头看夕阳下的人影在暮色中逐渐远去,1993年到厦门大学进修,走到泉州听见南音,祖父的身影再度浮现。离乡背井到了南洋日日思乡的人,只能在下午时分,以南方的家乡音乐来安慰乡思。因为种种原由,祖父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返回故乡。系在他心灵深处的南音,至今我仍听不懂,但我终于明白了祖父天天听歌的原因。

我也明白为什么晋江要在繁华市廛,将热闹城区的商业聚集地,转身为文化艺术创意的聚集地。晋江是在酝酿一个幽谧宁静的所在,企图让喧嚣夸张、浮躁人心的现代社会里,有一处温润心灵的故乡。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世界上没有不可能,只要努力和坚持。五店市那间全黑色泽“乌大门”的故事便是最好的例子。

黑大门的老屋在明代成化年建成时,大门非黑色,当年一般普通老百姓家不许漆黑门,必需六品以上的官员才具资格。“乌大门”主人姓庄,其中一个女儿回娘家时生下儿子李贯,长大后考中进士,入翰林院,后被派为特使往越南册封占城王,途经福建,特地到家中拜祖庙。母亲希望儿子也往他的出生地,即青阳外祖家拜祖,李贯因公事在身,行色匆匆走了。没想到出差后回到京城,接获母亲去世消息。他向皇帝告假回家守制。皇帝念他为国奔波,连母亲亡故也没能见最后一面,便问他有什么要求,他把自己出生在外祖家,外祖家对他长期的照应和栽培,秉告皇帝。皇帝下令让他将外祖的屋宅视同自己屋宅,给予油漆黑大门的规格。今日“乌大门”在闽南厢房里摆设着风格独特的闽南眠床,以特色民宿的面目展现闽南的深远文化。

留恋不舍地穿梭往返在三街四巷的五店市,处处都有黄色小蝴蝶在花叶丛中飞舞,途中经过以德化白瓷为主的“苏献忠艺术馆”,悬在玻璃后的一幅白纸,反映出对面闽南特色古建筑的翘角飞檐、叠斗连拱,正好作为艺术家苏献忠“独白”诗的朦胧背景。“每个人都在看着  / 但不是每个人都看见 / 每个人都在听说/ 却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 这是在说感知 / 有太多的生动被麻木替代 / 幸而,我还可以感动 / 被我自己感动 / 你会看到 / 那可以说是证据 / 是原因,抑或是答案 / 都在那里了 / 明明白白 / 是我唯一的颜色。”

在五店市,我看到了让梦想回来的颜色。

 

相关新闻

Kari

咖喱

puisi

小草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