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i

闪小说

咖喱

丘凯文

 

  隔壁又传来一阵咖哩味,辛辣而扰人,让本来心烦的她更添躁郁。

  一开始知晓隔壁是户印度人,她心里就不大高兴,一种嫌恶的感觉在心中如水蛭盘附。她不禁想起小时候在印度人杂货铺工作的晦暗记忆。印籍老板总是睁着他明亮硕大的眼,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让她有丝毫偷懒的机会。一种属于印度人的独有气味缠绕在那逼仄的杂货铺中,参杂着印度香料的呛鼻辛香,在她的童年挥发成不曾消散的庞大阴魂。

她从那个时候就很抗拒印度咖喱,总觉得那熏人的味道中,埋葬着一段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她从屋里看见隔壁家的咖喱叶又长过了界限。平常时候,她或许已经跑去和隔壁家理论一番,但现在的她可没这个心思。她焦虑地在屋内走来走去,最后物色了地板上的一块抹脚布。

  虽然不能说洁净无比,但至少是白色的。

  她在铁门前把白布挂了上去,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愁楚。丈夫从事餐饮,而她自己从事美容,都是疫情之下首当其冲的行业。家里欠下的债,加上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都让她不得不臣服。她郁郁地步回屋子。

  黄昏时分,她走出门外,惊喜地望见门外堆积的物资。她将物资抱回家中,看见里头有个塑料容器,容器上还摆了好几张口罩。她打开容器,一股熟悉的味道冲入鼻腔。

  是咖喱。而且气味十分熟悉。

  晚餐时候,她让一家大小吃起了咖喱。大家都赞不绝口,露出许久都未见过的笑,连她自己也觉得那咖喱浓郁开胃,下饭至极。她走到厨房,打开冰箱。

  食材剩下不多,或者能煮道饺子汤送回给隔壁家吧。她默默想道。

 

相关新闻

puisi

小草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