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a

白旗飘扬处

赖晨芳

 

  一面白旗升起,在风的呼啸中飘扬。

  阿里用颤抖的手系好白旗,回头缓步走入屋中。妻子正陪着刚满三岁的小儿子画画。七岁的女儿用着家中唯一一架智能手机和学校老师进行视讯网课。老旧的风扇咿呀咿呀地转着,九岁的长子歪着头写作业。婆沙的写字声在客厅里回荡。

 

  阿里的眼眶不禁红了。他走到厨房去准备午餐。快熟面已所剩无几。他清楚地知道小孩子需要营养才可以快高长大,可他没有办法。在疫情下,他失业了。没有工作意味着没有金钱,没有金钱意味着吃不了饭。

  很快地,阿里便端着几碗面到饭桌上,喊家人来吃。两个儿子快奔到饭桌前,妻子尾随在后。女儿刚上完课,匆匆地关上手机,也来到桌前。阿里看着孩子狼吞虎咽的吃相,又望向窗外的白旗。他隐隐感觉到自己殷切的期盼,又为自己的期待感到羞愧。

  吃完饭,他便和妻子聊着家长里短。忽然,一阵门铃声响起。阿里快步走到门前,他听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三个孩子好奇地往窗外望。

  “先生你好,我们是看到白旗过来的,这里有一些食物,请开门拿去吧。”

  阿里快步回到屋中带起口罩,再打开大门。志工把白米、鸡蛋、米粉、糖、盐等食物搬进屋子的院子里。阿里不住口地称谢。听到阿里家中有三个孩子,志工又再从货车中拿来了几瓶牛奶,交给阿里。

  志工离开了,阿里仍不停地向驰去的货车躬身道谢。白旗缓缓降落,阿里颤巍巍地往屋里走去。

  他再也按捺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三个孩子怔住了,在他们的印象里,爸爸是不会哭的。

  

  

 

相关新闻

puisi

小草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