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reta api

火车上观树

阿理

 

火車軌道兩邊,有各种各樣的樹木。這囘來正逢嚴冬﹐軌道邊一叢叢野草都枯黃了,有著電視裏超級女生的髮型。沿路樹木有的落光了葉子﹐讓天變得更高更廣。清早,驚見初陽溫柔地在向所有蓋上薄霜的植物問好﹐片片樹葉開心得閃著發亮的眼睛。

 

   看到一棵棕櫚類的樹﹐頂端還是綠葉片片﹐但中下部份卻見長長的枯葉大弧度往下垂,像給高高的樹幹穿上了小女孩的棕色燈籠裙。不少楓樹整棵都變紅了。有些卻在一棵之中,同时有紅黃綠三种顏色的葉子。呈傘型的楓樹上半部葉子都已落光了,而下半部的樹枝還滿掛著黃色的葉子﹐像商场橱窗那沒有穿上衣單著件裙子的人形衣架。有的樹僅吊了疏疏落落的十幾片黃葉,令人想起小孩剪貼簿上的星星。

火車掠過一行行墨綠綠的樹時,眼睛忽然一亮,是誰掛了滿樹亮著的小燈泡?原來那是株葉子黃得像黃花的樹。有棵長得很茂盛的松針樹,在阳光照耀下,像洗髮水廣告中女孩那閃閃發亮的一頭秀髮。光禿禿的的柳樹枝干就像X光底片人體筋絡。

古拙的老樹長了新嫩葉﹐但见嫩的越發嫩,老的越顯老。就像那枯瘦老人穿了色彩鮮嫩的衣服。大大的古樹﹐有好多細細粗粗,大大小小的枝幹,如那五代同堂的大家庭。傍在老樹幹身上的嫩綠細枝,好像老爺爺和他的小孫兒。

快到Denistone火車站時﹐軌道旁邊有一排的鉄網欄柵,大约隔兩三米,就有一個如十字的架子支撐鉄網。爬籐植物爬上了支撐鉄網的架子,纏滿后再向左右兩旁發展。乍看之下就如像穿上綠衣張開兩臂,手牽手的小人兒。這囘它們都換了一身紅“衣裳”,有幾個竟已露出了棕色的"軀幹"。

從火車上觀樹,不受天氣陰雨或炎熱的影響,可以盡情欣賞,可以平視或俯視﹐那感覺與平時只能仰視看樹不同。可以看到樹的主幹分枝和有層次的葉子﹐就像看一篇好文章。樹有各種形狀硬軟不一的葉子,其實也和人一樣,都有自己的特性。而同類的樹在不同的環境會長成不同形狀,但樹卻比人謙虛﹐從不自我宣傳﹐不管在任何環境﹐默默盡著本份,點綴著大地。

帶著滿懷的"樹景",走出火車站﹐剛下過雨濕濕的瀝青街道顯得越黑了﹐地面上躺著一片片新飄落的金黃色楓葉﹐宛如一顆顆的大星星,真叫人不忍心踩上。

 

 

 

 

 

相关新闻

puisi

小草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