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ahku

那個永遠53歲的男人(下)

台湾   智麟

 

他跟他老婆的感情其實很好,好得讓我忌妒!記得有一次,那是在他負債賣了祖產搬了新居後,他老婆頂下一間快餐店,在客運車站旁邊,生意還算不錯,加上他工廠不時捧場的便當訂單,忙到他老婆脾氣忽上忽下!他下班會去幫忙粗重的工作,諸如敲打排骨、洗飯鍋一類的…,那次我到店裏吃飯,看見他一個人低頭在後面水槽洗著碗,神色黯淡…我很是不忍的把他推開,搶過碗盤…,君子遠庖廚,更何況是個客家男人!…

 

聽說他剛才進廚房幫忙,被他老婆嫌棄動作太慢礙手礙腳…,我一聽火就上來,好心幫忙還要被罵?真是輕重不分!他說他曾想過丟下一切,一個人到山裏生活,可是他做不到一走了之,他老婆會過現在的苦日子是他的錯,反覆著要我將來一定要替他照顧他老婆!我邊洗碗邊掉眼淚…,真是什麼跟什麼?被罵還在想著她以後如何,我決定要好好整整那個女人!…

 

我鼓他不能這樣縱容他老婆,是非道理要說清楚!…我叫他不要那麼在乎她,就不會被傷到!如果不在乎,哪還會管她說什麼!…這樣越縱容她脾氣越大,再這樣下去,天多高地多厚都被她丟到腦後!別人可怎麼過日子?…我馬上就回他家裏把全部的小孩叫到樓上,晚點她回來的時候,就在樓下跟她大吵一架,把話說清楚!…

 

我把全部都佈置妥貼,就等著火山爆發,替他討回一口氣,如果他吵不贏,我就下樓參一腳,助他一臂之力!義忿填膺左等右等,算算時間她也應該到家了,可是怎麼一點都聞不出煙硝味?…我躡足下樓,就看見那個男人跟他老婆有說有笑,快樂的吃著她帶回來的挫冰,還回過頭問我要不要吃?!…完全忘了我們的約定,氣得我兩、三天不想跟他講話,心裡忖度著他老婆實在太賊了,前一個鐘頭還火冒三丈,轉個彎就能眉開眼笑當事情沒發生?這情緒未免也變得太快了吧?搞不好她還在暗地裡偷笑我這蹩腳的詭計?!…

 

我是什麼時候跟他失聯的?!應該是上來台北以後吧!…。我討厭人擠人的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所以常常假日到了車站又折回,太久沒碰面,他忍不住時會北上看我,帶著他老婆!那次在陽明山,我跟在後面看他們走在一起,還真就是人家說的神仙眷侶,到底我是爭不過了,祝他們幸福!反正他被她欺負久了,也就習慣了,甘之如飴就好。漸漸的我不忌妒他們了,只是可惜,我沒讓他認真的妒忌我一回,從沒讓他看過我跟其他男人牽手!也不知他到底會怎麼想?!

 

他老婆打電話給我的那個禮拜,三天前的假日我沒回去看他,在三軍總醫院陪一個氣胸的男人!她半夜打電話給我哭著說他走了,我竟然找不到回去的方向,攔了一輛計程車從台北到新竹,沿路哭到路都打滑,車行好慢好慢…。最後一面我都沒能見上,遷怒在那個不對的時候犯氣胸的男人身上,電話裡跟那男人的母親草草交代,從此不再去三總,也刻意失去聯絡!…因為我不知道該氣誰?!那個假日我應該回去看他的,我已經很久沒有跟他好好的聊一場天!事情沒有徵兆…,我以為,他和他老婆相偕要去夏威夷再赴美西探親!我以為,頂多個把月我們就能再見!我以為,他第一次心臟病發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以為他會為了我的獨身主義論調繼續擔心!…可是那通夜裡的電話結束了一切的我以為,…那年,他53歲。

 

他回家後睡在客廳,夜裡我和他的小女兒,跟他蓋同一條棉被,他身旁的冰塊太冰了,我們想讓他暖一點,來來往往、進進出出好多人,我們管不了那麼許多,因為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鑽他的被窩?管不了別人怎麼搖頭怎麼哭,我只希望看他笑一笑,只要他瞇眼一笑,甚麼天大的事都會沒了。…他躺進那個木盒子裡,我們一直撫著他因為急救舌頭外吐的下巴,替他扶回原本那張愛笑的臉,我們一邊哭一邊笑跟他說話,說他怎麼還是可以那麼帥?我看見他小女兒的鼻涕,哭著叫她不要哭,因為他不喜歡她哭得醜醜的!我一直叫他不要裝睡了快起來,恐嚇著再這樣我們就不理他了!可是,他就是不理我們…他不怕我哭,也不怕我生氣了?!微微笑著睡沉了…他,聽不到我。

 

他老婆在美國休斯頓的妹妹打電話來,說她夢到姐夫坐在客廳跟她點頭微笑,還問他們不是應該要動身了?…他老婆又哭了,因為她不知道他已經走了那麼遠?…他的車一個多月後找到,在巷子裡停得方方正正,送他去醫院的年輕人說看到他在路旁攔車,載他到醫院時他意識仍清醒,替他通知了家人…這是我知道他最後的蹤跡。…

 

過了這麼許多年,照片裡瞇著眼笑的他、錄影帶裏唱著歌的他,最多最多就是53歲,不會再老了…;我深深愛著的男人,我好怕我忘記他,那個永遠53歲的男人,我不敢想卻又阻不斷思念的人。


我摯愛的父親,我依然愛你…,勇敢的再把你想一回,我真的不想忘記。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