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ahku

那個永遠53歲的男人(中)

 

(台湾   智麟)

他的人緣超級好,而且熱心公益,婚喪喜慶的舞台、選舉抬轎的場合、半夜裡消防車從門口經過,他還會跳上那輛紅色的車子,捐完血的贈品小盒子,上面有個紅十字,他都留給我裝小卡片,到現在我唯一留著的,是他剪了一堆客家山歌的剪報,一張一張泛黃的紙片,一首一首哥情妹意,一頁一頁的貼在筆記本上。他曾經想要蒐集客家山歌編纂成冊,但是,沒有完成。

 


他參選鎮民代表那個事件是一個大烏龍。…


 
他的好朋友原先要代表地方派系的一方陣營出來競逐,但是朋友的老娘親堅決反對,保守的客家庄視政治為畏途,在幾經磋商後他答應代朋友的陣營出來選,但是卻在他登記參選後又生波折,因為他人緣太好,兩派都不能確認他是哪一方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見識什麼是〝搓湯圓〞!…就在他的競選聯絡處,我坐在他旁邊摺著宣傳單,那個原先不選又出來選的朋友轉述派系的考量,勸他出面聲明退選,後續看怎麼樣也都可以參詳(商量),…又說已經準備了三百萬買票,如果他堅持要繼續,不會有人挺他。我張大嘴…,原來,賄選可以講這麼大聲!


 
他還是選了,無關輸贏,有關榮辱,他面對的是一群熱心幫他的朋友,連宣傳車上那個聲嘶力竭的客語廣播人,都是無酬義務回鄉幫他。最後,他以最高票落選,雖敗猶榮!…以我對當時狀況的了解,他絕對沒有花錢買任何一票;腹背受敵,既難佈樁,又無後援,我真看不出來可以從哪個角度切入買票?!一場選前就知道沒有勝算的硬仗,他打了,我管別人說什麼?我覺得他對得起自己,就勝過所有人!


 
那場選戰跟他投資築路工程的時間太近,很多人都搞不清楚他負債的前因後果,但都不重要了,錯在他是外行人卻涉足營建,借牌的營建商在工程完成後,冒領工程款捲逃無蹤,合作夥伴跟他借的錢雖然經過法院裁定,當他看見那人淪落到替別人搬家賣著苦力,他說算了,財去人安樂!…可真的安樂嗎?我不懂為什麼他能吞下這些?或許婦人之仁,也許無能為力!…他老婆說他是--〝家裡沒錢吃飯,還擔心別人桌上沒菜的人〞,好一個貼切的形容!而這究竟是褒還是貶?天知道!…


 
我常在想,他那時候決定投入那場工程,會不會只是想帶我去山裏玩兒?應該是尖石鄉吧,鄉長是他的好朋友,那些熱鬧非凡的慶典,他穿著原住民的衣服,男男女女一塊跳舞,我是那時候愛上那種歡愉氣氛的吧?因為他笑得好開心,唱歌、跳舞,不擅喝酒的他,臉紅通通,眼睛瞇成一條線!那裡曾經有著我們共同的快樂,為什麼我每次看見報導原住民生活,或部落災難時,我都哭得不能自己,可能是因為有著太大的反差,相對於我印象中那佈滿夜空的笑聲。
 
他從來不是個生意人,這點他老婆看得真切。從前每次有同事的太太到店裏買東西,只要他在,他老婆就開始不自在,除了時裝、化妝品以外,總有些佩飾小東西;天使牌、華貴牌、佩登絲…也算是不錯的絲襪了,他老婆在結帳時,他總會把她拉到角落,囁嚅著說:「那幾條絲襪也沒多少錢,是不是就…」,我好幾次看見他老婆的怒火從眼睛射出,凶狠的瞪他,轉頭回收銀機前又笑臉迎人,使勁的撇開他站立的方向;我覺得他好可憐,動不動就會踩到老婆動氣的底線,可是他總是讓著她,看在眼裡,我都覺得她老婆不好惹,卻又常忍不住去撩撥她…。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