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ahas tentang kota walong(obrolan warung kopi)

咖啡聊天室 瓦弄里谈古论今

林昕

这几年,退休的日子挺难熬,就是每天早晚闲坐咖啡店,屁股也坐到生痔疮!为了打发时间,委托女儿介绍学生让我教华文,免得我空有一生“才华”荒废!终于一个事业有成的成年人感兴趣,要我每天晚上抵家教中文,如此一来,能打发时间又有钱进,何乐不为,当然,家教的老师有时会被人贬低,可我还是“俯首甘为教书匠”,因为学生是美国归生,我能成为他的老师,岂不感自豪!
在施教当中,常为语词翻译困惑,幸好我每天的习惯,就是在蹲厕所时,都会拿一本英文在啃,几十年如一日,如今就可派上用场!每次以印尼语及闽南话解释不了的词汇,俺就用英语解释,哈,学生错愕的眼神,让我颇感自豪!

偶尔,闲适时会在他家那儿聚聊,久而久之认识了住宅区的朋友,在偶聊中得晓其友人要买地建仓,俺知悉咖啡店的老友有块地急求出售,一确实一聊就成交了,俺得了中介费,分了一半给学生,学生不想要,我说中文成语中有句“饮水思源”!我能认识的人是因为有你。

后来买主要我们承包建仓库,几十年钢材商场中混,建仓库是本内行,我就当了督工,当督工的责任,除了双手插腰监督,还要同工人们打成一遍,谈工作聊尺寸,常聚在工地旁的售卖小吃的“瓦弄茅屋”聊...

在一群受教育程度一般的劳工,倚老卖老的我常以教育性的话来鼓励年轻工人,可有一次,来了一个的当地流氓,在瓦弄闲聊,聚集的工人中,看着我是唯一的华人,藏有居心来挑拨,说你们华人莫把“原住民”的地全购买,让“原住民”没地可居!

这话一出口,瓦弄这么多纯朴勤劳爪哇民工倾听,若不纠正,岂不是闹族群分裂,血压上升的我,再也忍不住,一句一句把他说的话堵回去!

我说“原住民”这词汇已不允许使用,那是当年旧政以区别华,印族裔!结果这名词却成了分裂了我国的族群 !在岛国有百多个族裔分布在几千个岛屿,而最大的族群是爪哇族,(占全国人口60巴仙)一亿几千万多人口全挤在狭隘的爪哇岛。

为此,政府鼓励爪哇族群移民,驻扎在稀疏人口岛屿,开发建设落后地区,而旧政施行“原住民”名词,却酿成了“原住民”排斥外来垦荒“爪哇”者!像“亚齐”噶玛克”事件,像“加里曼丹”“马都拉”事件!还有“巴布哇”土著等等,这都是“原住民”名词惹的祸的!

如今,民主政府已取消这名词,我们应该一起纠正过去错误的措施,像我们华裔,已经在岛国繁衍生息了几代?生于斯,死于斯!已把岛国当自己的国家,可“5月”暴乱,掠夺华人财产,强奸华人妇女,凭良心说,华人在此是搞建筑建工厂!制造就业机会,复兴国家经济!请问,有何罪之有??可这些暴徒们的行为完成污蔑了我国族裔尊严!伤了华族的自尊!连国父“苏加诺”的女儿“美嘉娃蒂”也痛心疾首的说!我们引己自豪有宗教信仰的民族是不是没有hati nurani! (道德良心)“美嘉娃蒂”是斗争民主党总主席,她的话让全国民众认识了民族和谐的重要性!不能让全世界杯葛我们,联合国调查民权取证...!

                 
  瓦弄里的气氛慢慢的在我词严理正的训言下,大伙儿也点头附和!而流氓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走了!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