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43

龙啸云想追出去,又站住,摇头叹道:兄弟,你这又是何苦?就算你瞧不起他们,不愿和他们交朋友,也不必得罪他们呀。

李寻欢笑道:他们反正早已认为我是不可救药的了,我得不得罪他们都一样,倒不如索性将他气走,反而可以落得个眼前干净。
龙啸云道:朋友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的。
李寻欢道:但世上又有几个能不负这朋友二字,像大哥你这样的朋友,无论谁只要交到一个已足够了。
龙啸云大笑起来,用力拍着李寻欢的肩头,道:好,兄弟,只要能听到这句话,我就算将别的朋友全都得罪了,也是值得的。
李寻欢心头一阵激动,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龙啸云皱眉道:这些年来,你的咳嗽──
李寻欢像是不愿听到他提起这件事,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道:大哥,我现在只想见一个人。
龙啸云道:谁?
他浓眉掀动,不等李寻欢回答,又道:是不是林仙儿?
李寻欢笑了笑,道:大哥真不愧为我的知已。
龙啸云展颜大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迟早忍不住要想见她的,李寻欢若连天下第一美人都不想见,那么李寻欢就不是李寻欢了。
李寻欢微笑着,似已默认。
可是他心里在想着什么呢?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怕谁也不知道。
龙啸云已拉着他往外走,笑着道:但你若想到这里来找她,却找错地方了,自从前天晚上的事发生了之后,她晚上已不敢再留在冷香小筑。
李寻欢道:哦。
龙啸云道:这两天晚上,她一直陪着诗音在一起,你也正好顺便去看看诗音──唉,她究竟是个女人,你就算去安慰安慰她又有何妨。
他根本未留意李寻欢目中的痛苦之色,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其实,她也不是不知道云儿的可恶,绝不会真的怪你。
李寻欢勉强一笑,道:但我们既已来到这里,不如还是到冷香小筑去瞧瞧吧,说不定那林姑娘现在已回来了呢?
龙啸云笑道:也好,看来你今天晚上若见不到她,只怕连觉都睡不着了。
李寻欢还是微笑着,也不分辩。
但他的眼睛却在闪着光,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冷香小筑里果然没有人。
李寻欢一走进门,又一脚又踏入十年前的回忆里。
这屋子里的一切竟都和十年前没有丝毫变化,一桌一几,也依旧全都安放在十年前的位置,甚至连桌上的笔墨书籍,都没有丝毫变动,若不是在雪夜,那窗前明月、屋角斜阳,想必也都依旧无恙。
李寻欢彷佛骤然又回到十年前,时光若倒退十年,他也许刚陪林诗音数过梅花,也许正想回来取一件狐裘为她披上,也许是回来将他们方才吟出的佳句记下,免得以后遗忘。
但现在李寻欢想去遗忘时,才知道那件事是永远无法遗忘的,早知如此,那时他又何苦去用笔墨记下?
雪,又在落了。
雪花轻轻地滴在窗子上,宛如情人的细语。
李寻欢忍不住长长唷了口气,道:十年了──也许已不止十年了,有时时间彷佛过得很慢,但等它真过去时,你才会发现它快得令你吃惊。
龙啸云自然也有很多感慨,却忽又笑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天到这里来的时候,那天好像也在下雪。
李寻欢道:我──我怎会忘记。
龙啸云大笑道:我记得那天我们两人几乎将你家的藏酒都喝光了,也是我唯一看到你喝醉的一次,但你却硬是不肯承认喝醉,还要和我打赌,说你可以用正楷将杜工部的《秋兴八首》写出来,而且绝对一笔不茗。
他忽然在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了一笔,又道:我还记得你用的就是这支笔。
李寻欢的笑容虽然那么苦涩,却还是笑着道:我也记得那次打赌还是我赢了。
龙啸云笑道:但你大概未想到,过了十多年后,这笔还会在这里吧。
李寻欢微笑不语,但心里却不禁泛起一阵凄凉之意:笔虽然仍在,怎奈已换了主人──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