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292

白自在向石破天斜睨一眼,石牢中没甚光亮,没认出他是石中玉,但知他便是适才想来救自己出去的少年,心中微有好感,点头道:“这小子的功夫还算可以。虽然和我相比还差着这么一大截儿,但要赶跑丁不四,倒也够了。”

史婆婆忍无可忍,大声道:“你吹甚么大气?甚么雪山派天下第一,当真是胡说八道。这孩儿是我徒儿,是我一手亲传的弟子,我的徒儿比你的徒儿功夫就强得多。”
白自在哈哈大笑,说道:“荒唐,荒唐!你有甚么本领能胜得过我的?”
史婆婆道:“剑儿是你调教的徒儿,你这许多徒弟之中,剑儿的武功最强,是不是?剑儿,你向你师父说,是我的徒儿强,还是他的徒儿强?”
白万剑道:“这个……这个……”他在父亲积威之下,不敢直说拂逆他心意的言语。
白自在笑道:“你的徒儿,岂能是我徒儿的对手?剑儿,你娘这可不是胡说八道吗?”
白万剑是个直性汉子,赢便是赢,输便是输,既曾败在石破天手底,岂能不认?说道:“孩儿无能,适才和这小子动手过招,确是敌他不过。”
白自在陡然跳起,将全身铁链扯得呛啷直响,叫道:“反了,反了!哪有此事?”
史婆婆和他做了几十年夫妻,对他此刻心思已明白了十之八九,寻思:“老混蛋自以为武功天下无敌,在凌霄城中自大称王,给丁不四一激之后,就此半疯不疯。常言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教他遇上个强过他的对手,挫折一下他的狂气,说不定这疯病倒可治好了。只可惜张三、李四已去,否则请他二人来治治这疯病,倒是一剂对症良药。不得已求其次,我这徒儿武功虽不高,内力却远在老混蛋之上,何不激他一激?”便道:“甚么古往今来武功第一、内功第一,当真不怕羞。单以内力而论,我这徒儿便胜于你多多。”
白自在仰天狂笑,说道:“便是达摩和张三丰复生,也不是白老爷子的对手。这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只须能有我内力三成,那也足以威震武林了。”史婆婆冷笑道:“大言不惭,当真令天下人齿冷,你倒和他比拚一下内力试试。”白自在笑道:“这小子怎配跟我动手?好罢,我只用一只手,便翻他三个筋斗。”
史婆婆知道丈夫武功了得,当真比试,只怕他伤了石破天性命,他能说这一句话,正是求之不得,便道:“这少年是我的徒儿,又是阿绣没过门的女婿,便是你的孙女婿。你们比只管比,却是谁也不许真的伤了谁。”
白自在笑道:“他想做我孙女婿么?那也得瞧他配不配。好,我不伤他性命便是。”
忽听得脚步声响,一人匆匆来到石牢之外,高声说道:“启禀掌门人,长乐帮帮主石破天,会同摩天居士谢烟客,将石清夫妇救了出去,正在大厅上索战。”却是耿万钟的声音。
白自在和史婆婆同声惊噫,不约而同的道:“摩天居士谢烟客?”(292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