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291

白自在向她瞧了一眼,说道:“很好,你是阿绣。你没有死,爷爷欢喜得很。阿绣,乖宝,你可知当今之世,谁的武功最高?谁是武林至尊?”阿绣低声道:“是爷爷!”白自在哈哈大笑,说道:“阿绣真乖!”

白万剑抢上两步,说道:“爹爹,孩儿来得迟了,累得爹爹为小人所欺。让孩儿替你开锁。”成自学等在门外登时脸如土色,只待白万剑上前开锁,大伙儿立即转身便逃。
却听白自在喝道:“走开!谁要你来开锁?这些足铐手镣,在你爹爹眼中,便如朽木烂泥一般,我只须轻轻一挣便挣脱了。我只是不爱挣,自愿在这里闭目养神而已。我白自在纵横天下,便数千数万人一起过来,也伤不了你爹爹的一根毫毛,又怎有人能锁得住我?”
白万剑道:“是,爹爹天下无敌,当然没人能奈何得了爹爹。此刻母亲和阿绣归来,大家很是欢喜,便请爹爹同到堂上,喝几杯团圆酒。”说着拿起钥匙,便要去开他手铐。
白自在怒道:“我叫你走开,你便走开!我手脚上戴了这些玩意儿,很是有趣,你难道以为我自己弄不掉么?快走!”
这“快走”二字喝得甚响,白万剑吃了一惊,当的一声,将一串钥匙掉在地下,退了两步。他知父亲以颜面攸关,不许旁人助他脱离,是以假作失惊,掉了钥匙。
成自学等本在外间窃听,听得白自在这么一声大喝,忍不住都在门边探头探脑的窥看。
白自在喝道:“你们见了我,为甚么不请安?哪一个是当世第一的大英雄、大豪杰?”
成自学寻思:“他此刻被缚在石柱上,自亦不必怕他,但师嫂终究会放了他,不如及早讨好于他,免惹日后杀身之祸。”便躬身道:“雪山派掌门人白老爷子,是古往今来剑法第一、拳脚第一、内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大宗师。”梁自进忙接着道:“白老爷子既是雪山派掌门,甚么少林、武当、峨嵋、青城,任何门派都应取消。普天之下,唯白老爷子一人独尊。”齐自勉和四支的那些弟子跟着也说了不少谄谀之言。
白自在洋洋自得,点头微笑。
史婆婆大感羞愧,心想:“这老儿说他发疯,却又未必。他见到我和剑儿、阿绣,一个个都认得清清楚楚,只是狂妄自大,到了难以救药的地步,这便如何是好?”
白自在突然抬起头来,问史婆婆道:“丁家老四前几日到来,向我自鸣得意,说你到了碧螺山去看他,跟他在一起盘桓了数日,可有此事?”
史婆婆怒道:“你又没真的发了疯,怎地相信这家伙的胡说八道?”阿绣道:“爷爷,那丁不四确是想逼奶奶到他碧螺山去,他乘人之危,奶奶宁可投江自尽,也不肯去。”
白自在微笑说道:“很好,很好,我白自在的夫人,怎能受人之辱?后来怎样?”阿绣道:“后来,后来……”手指石破天道:“幸亏这位大哥出手相助,才将丁不四赶跑了。”(291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