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e to Gallantry

侠客行 290

成自学道:“小弟岂敢如此多心?”他话是这么说,毕竟这件事生死攸关,还是和齐自勉、梁自进一齐跟出。廖自励向本支一名精灵弟子努了努嘴。那人会意,也跟在后面。

***
一行人穿厅过廊,行了好一会,到了石破天先前被禁之所。成自学走到囚禁那老者的所在,说道:“就在这里!一切请掌门人多多担代。”
石破天先前在大厅上听众人说话,已猜想石牢中的老者便是白自在,果然所料不错。
成自学自身边取出钥匙,去开石牢之门,哪知一转之下,铁锁早已被人打开。他“咦”的一声,只吓得面无人色,心想:“铁锁已开,老疯子已经出来了。”双手发抖,竟是不敢去瞧石门。
史婆婆用力一推,石门应手而开。成自学、齐自勉、梁自进三人不约而同的退出数步。只见石室中空无一人,成自学叫道:“糟啦,糟啦!给他……给他逃了!”一言出口,立即想起这只是石牢的外间,要再开一道门才是牢房的所在。他右手发抖,提着的一串钥匙叮当作响,却是不敢去开第二道石门。
石破天本想跟他说:“这扇门也早给我开了锁。”但想自己在装哑巴,总是以少说话为妙,便不作声。
十七 自大成狂(7)
史婆婆抢过钥匙,插入匙孔中一转,发觉这道石门也已打开,只道丈夫确已脱身而出,不由得反增了几分忧虑:“他脑子有病,若是逃出凌霄城去,不知在江湖上要闯出多大的祸来。”推门之时,一双手也不禁发抖。
石门只推开数寸,便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哈哈大笑。
众人都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只听得白自在狂笑一阵,大声道:“甚么少林派、武当派,这些门派的功夫又有屁用?从今儿起,武林之中,人人都须改学雪山派武功,其他任何门派,一概都要取消。大家听见了没有?普天之下,做官的以皇帝为尊,读书人以孔夫子为尊,说到刀剑拳脚,便是我威德先生白自在为尊。哪一个不服,我便把他脑袋揪下来。”
史婆婆又将门推开数寸,在黯淡的微光之中,只见丈夫手足被铐,全身绕了铁链,缚在两根巨大的石柱之间,不禁心中一酸。
白自在乍见妻子,呆了一呆,随即笑道:“很好,很好!你回来啦。现下武林中人人奉我为尊,雪山派君临天下,其他各家各派,一概取消。婆婆,你瞧好是不好?”
史婆婆冷冷的道:“好得很啊!但不知为何各家各派都要一概取消。”
白自在笑道:“你的脑筋又转不过来了。雪山派武功最高,各家各派谁也比不上,自然非取消不可了。”
史婆婆将阿绣拉到身前,道:“你瞧,是谁回来了?”她知丈夫最疼爱这个小孙女,此次神智失常,便因阿绣堕崖而起,盼他见到孙女儿后,心中一欢喜,这失心疯的毛病便得痊愈。阿绣叫道:“爷爷,我回来啦,我没死,我掉在山谷底的雪里,幸得婆婆救了上来。”(290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