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 chuan tian nv chuan

冰川天女传 050

陈天宇暗暗好笑,他二人琴萧酬唱,哪里像是即将决斗的模佯:只听白衣少年大笑道:“那可不是大煞风景么。”冰川天女道:“你要我下山,那岂不是更煞风景?你若不愿比剑,我也不愿强人所难。你下山吧,这里实在不是你该到的地方。”白衣少年摇了摇头,笑道:“那么除了比剑,我可是没有办法请你下山了。好,咱们一言为定,若我输了,我就再不来麻烦你,若你输了,你可得助找去保护那金本巴瓶!”冰川天女眉头一皱,道:“尘世之事,你争我夺,令人恶心,好吧,你亮剑进招,也落得我耳根清净!”言下之意,似是一来责那少年不够高雅,二来对这场比剑,颇有自负之意,好像可以稳胜无疑。

冰川天女长剑出鞘,只见寒光疾射,冷气森森,她所使的也是冰魄寒光剑,但比那些冰宫恃女所使的寒光剑,剑质又自不同,那是采五金之精,在冰窟寒泉中淬炼而成,陈天宇和芝娜虽然早就服下宫中的炎药,可以抵御寒气的六阳丸,仍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
白衣少年神色自若,微微一笑,轻弹宝剑,声若龙吟,在下首一站,道:“请赐招!”冰川天女长剑一指,疾如电掣,陡然飞起几朵剑花,陈天宇还未看清,只见那白衣少年已凭空拔起数尺,剑光在他脚下一。掠而过,冰川天女微微“噫”了一声,旁人看不出来,原来她这一剑乃是达摩剑法中的一个绝顶怪异的招数,一招之间,分刺敌人三大命门要穴,却不料那白衣少年竟自轻轻闪过。
白衣少年发声长啸,手起剑落,左刺两剑,有刺两剑,中间又疾刺一剑,出手五招,用了五种不同的剑法,式式不同,冰川天女道了一个“好”字,冰魄寒光剑横空一掠,剑锋自左而右,中途一变,剑势陡然逆转,出手如此之快,而竟能使剑势随心转换,这在剑术之中,是最最难练的招数!只见那剑光似左反右,横空一掠,向着白衣少年的颈项一绕而过,陈天宇骇叫一声,忽闻那白衣少年笑声又起,赞道:“使得好一招达摩剑法呀!”他竟然在间不容发之间,又避开了冰川天女一剑!
冰川天女更是诧异,这少年竟自知道自己的剑法师承,而自己却不知道他的剑法来历,傲气不由得减了几分。白衣少年一声长啸,身剑合一,来得有如骇电奔雷,轻灵处又似行云流水。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冰川天女杀得兴起,剑光四展,有如水银泻地,花雨缤纷,只见四面八方,都是冰川天女的影子,白衣少年在剑光之中飘来晃去,有如一叶轻舟,在狂涛骇浪之中挣扎。两人身法越展越快,不一一会只见寒光一片,绸带飘飘,已分不出谁是白衣少年,谁是冰川夭女。搏斗虽烈,竟自不闻兵刃碰磕之占。双方都以最上乘的武功,避招进招,满园子里,但见剑光镣绕,人影幢幢,此去彼来,眼花缭乱。两人比剑,就如数十百人相斗一般!
白衣少年也是好生骇异,心道:“冰川天女果然名不虚传,她在达摩剑法之中,又掺了许多古怪的变着,真是叫人防不胜防!”原来这些古怪的变着,乃是冰川天女的父母以达摩剑法为基础,又采撷阿拉伯剑术的精华揉合而成,与中土的剑法,截然不同,白衣少年虽是正宗剑派的嫡系传人,也不懂得。
两人斗了半个时辰,兀是不分胜负。冰川天女剑法又变,剑势展开,全是进手的招数。只见她剑锋忽而上指,忽而下戳,脚步踉跄,剑法好似杂乱无章,其中却包含着极复杂的精妙招数。白衣少年心中一凛,突然凝立不动,宝剑展开,化成了一道光幢,护着身躯。冰川天女只觉他的剑光凝重如山,扑攻不进,心中也是一凛,想道:此人功力,只有在我之上,绝不在我之下。冰川大女攻不进他的剑圈,白衣少年也破不了她的剑法,两人自正午斗至将近黄昏,兀是不分胜负。
忽听得一声裂帛,划然而止,冰川大女与白衣少年各自横跃三步,检视自己手中的宝剑,双剑相交,亦是各无伤损。白衣少年吁了口气,笑道:“今日可以休战了吧!”冰川天女道:“今日未决胜负,明日你可再来。”白衣少年笑道:“但损坏了你宫中的美景,我却实在于心不忍。”(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