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entimental Swordsman

多情剑客无情剑 022

没有人能想象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躯体,现在,她已将躯体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李寻欢眼前。

她的胸膛坚挺,双腿紧并……
在这诱人的躯体后,却有三具死尸,但是非但没有减低她的诱惑,反而更平添了几分残酷的煽动力。
那实在可以令任何男人犯罪。
唯一的遗憾是,她还没有将那青渗渗的面具除下来。
她只是用那双诱人的眼睛望着李寻欢,轻轻喘息着道:“现在总该够了吧。”
李寻欢望着她脸上的面具,微笑道:“已差不多了,只差一点。”
青衣人道:“你……你已经应该知足了。”
李寻欢道:“容易知足的男人,时常都会错过很多好东西。”
青衣人的胸膛起伏着,那一双嫣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在李寻欢眼前,似乎已在渐渐涨大……
她轻轻颤抖着道:“你何必一定要看我的脸,这么样,岂非反而增加几分幻想,几分情趣。
李寻欢道:“我知道有很多身材很好的女人,一张脸却是丑八怪。”
青衣人道:“你看我象丑八怪么?”
李寻欢道:“那倒说不定。”
青衣人叹了囗气,道:“你真是个死心眼的人,但我劝你还是莫要看到我的脸。”
李寻欢道:“为什么?”
青衣人道:“我和你交换那金丝甲后,立刻就会走的,以后只怕永远再也不会相见,你给我金丝甲,我给你世上最大的快乐,这本是很公道的交易,谁也不吃亏,所以以后谁也不必记着谁。”
李寻欢道:“有理。”
青衣人道:“但你只要看到我的脸后,就永远再也不能忘记我了,而我,却是一定不会再跟你……跟你要好的,那么你难免就要终日相思,岂非自寻烦恼。”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倒对自己很有自信。”
青衣人的纤手自胸膛上缓缓滑下去,带着诱人的媚笑道:“我难道不该有自信?
李寻欢悠然道:“也许我不肯和你做这交易呢?”
青衣人似乎愣了愣,道:“你不肯?”
她终于伸起手,将那面具褪了下来。
然后,她就静静地望着李寻欢,象是在说:“现在你还不肯么?”
这张脸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躯体,世上实在很少有人能抗拒。
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也可以听得到她那销魂荡魄的柔语。
那已是男人无法抗拒的了。
李寻欢不禁又叹了囗气,道:“难怪尹哭那样的人会将‘青魔手’送给你,难怪游少庄主肯心甘情愿地将他传家之宝奉献在你足下,我现在实已无法不信。”
这赤裸的绝代美人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
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用不着说话了。
她的眼睛会说话,她的媚笑会说话,她的手,她的胸膛,她的腿……她身上每分每寸都会说话。
她知道自己已经足够了,若有男人还不懂她的意思,那人一定是白痴。
她在等待着,也在邀请。
但李寻欢偏偏还没有站起来,反而倒了杯酒,缓缓喝了下去,才举杯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样的眼福了,谢谢你。
她咬着嘴唇,垂着头道:“想不到你这样的男人,还要喝酒来壮胆。”
李寻欢笑道:“因为我知道漂亮的女人也都很不容易满足的。”
她“嘤咛”一声,蛇一般滑入了李寻欢的怀抱。
酒杯“当”的跌在地上,碎了。
李寻欢的手沿着她光滑的背滑了下去,但令一只手却仍握着那柄刀,短而锋利的小刀。
少女的躯体扭动着,柔声道:“男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手里不该还拿着刀的。”
李寻欢的声音也很温柔,道:“男人手里拿着刀时,你就不该坐在他怀里。”
少女媚笑道:“你……你难道还忍心杀我?”
李寻欢也笑了,道:“一个女孩子不可以如此自信,更不可以脱光了来勾引男人,她应该将衣服穿得紧紧的,等着男人去勾引她才是,否则男人就会觉得无趣的。”
他的手已抬起,刀锋自她脖子上轻轻划了过去,鲜血一点溅在她白玉一般的胸膛上,就象是雪地上一朵朵鲜艳的梅花。(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