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A Piece of Cloud

我是一片云 102

“我要——离——”

六四

“我先警告你!”他猛的叫了起来,打断了她,脸色一反平日的温文,他苍白而凶猛,像个被射伤了的野兽,在做垂死的挣扎。“我对你的忍耐力已经到边缘了!我也是人,我也有人的感情,有人的喜怒哀乐,你不要以为我纵容你,我忍耐你,我对你和颜悦色,你就认为我没有脾气,我是好欺侮,好说话的了!你今天如果敢说出那两个字来,我就无法保证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你变了卦?”她无力的问,凝视着他。“早上你才说过,如果我想离开,只要我开口!”
“早上!”他大叫:“早上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给了你五分钟考虑,你没有开口!现在,太晚了!”他紧盯住她,伸出手来,他摸索着她的手臂,摸索着她的肩膀,一直摸索到她的脖子,他咬牙切齿的说:“显然,对你用柔情是没有用的!对你用温存也是没有用的!对你用耐心更是没有用的!你今天又去见他了,是吗?在我这样的宠爱、信任,及忍耐之下,你依然要见他!宛露,宛露,你还有没有人心?有没有感情?有没有思想?”他的声音越叫越高,他的手指在她脖子上也越来越用力。“放开我!”她挣扎着。
“放开你?我为什么要放开你?”他怒吼着:“你是我的太太,不是吗?放开你,让你跟别的男人去幽会吗?你喜欢粗暴刚强的男人,是吗?你以为我不会对你用暴力吗?”他用力捏紧她,眼睛里布满了红丝,他的样子似乎想把她整个吞下去,他的声音沙哑而狂怒:“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我凭什么要这样一再的忍耐你?宛露,我恨不得掐死你!从小一块儿长大,你对我的个性还不清楚吗?你不要逼我做出后悔的事情来!狗急了也会跳墙,你懂吗?”他的手指再用力,他的眼珠突了出来,他撕裂般的大吼大叫着:“你死吧!宛露,你死了我给你抵命,但是,你休想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你休想!”
宛露无法呼吸,无法喘气了,她的脸涨红了,眼珠睁得大大的。她的头开始发昏,思想开始紊乱,在这一剎那间,她忽然觉得,死亡未始不是一个结束。她不挣扎,不移动,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于是,他泄了气,他在她那对大眼睛的凝视下泄了气,在她那逆来顺受下泄了气,他直直的瞪着她,悲愤交加的狂喊:“为什么我用了这么多工夫,还得不到你的心?既然你不爱我,你又为什么要嫁给我?”他咬牙切齿:“宛露,你是个忘恩负义,无情无信的冷血动物!你滚吧!你滚吧!滚得远远的,让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他用力的摔开她,用力之猛,是她完全没有防备的,她跄踉着直摔出去,一切发生得好快,她倒了下去,砰然一声,她带翻了桌子,在一阵惊天动地般的巨响声中,她只觉得桌子对她压了过来,桌角在她额上猛撞了一下,她眼前金星乱迸,立即失去了意识。她一定晕倒了好长一段时间,醒过来的时候,只听到满屋子的人声,她的睫毛眨了眨,勉强的睁开眼睛,她听到顾太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迭连声的说:“好了!好了!人醒过来了,没事了!没事了!”
她发现自己平躺在床上,额上压着一条冷毛巾,顾太太正手忙脚乱的在掐她的人中,搓她的手脚,顾仰山不便走进屋来,只是在门口伸着脖子问:“还需不需要打电话请医生?到底严重不严重?别弄出脑震荡来,我看还是请医生比较好!”(102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