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A Piece of Cloud

我是一片云 100

你知道吗?我叫很多人‘妈’,我的生母,我的养母,嫁给友岚之后,我叫他母亲也叫妈,那么多妈妈,我却不知道我真正的‘妈妈’是谁?我的生母和养母抢我,你和友岚也抢我,我该为自己的存在而庆幸吗?我被这么多人爱,是我的幸福吗?为什么我觉得自己被撕碎了,被你们所有的人联合起来撕碎了。我真怕,我觉得自己像个小磁人,在你们的争夺下,总有一天会打破,然后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握住我的一个碎片。那时候,你们算是有了我,还是没有我?”

他机伶伶的打了个冷战。
“宛露!”他寒心的喘了口气。“请你不要用这种譬喻!我告诉你,只要你冲破了这一关,以后都是坦途!我会用我的终生来弥补这些日子给你的痛苦!我保证!我要给你一份最幸福最美满的生活!以后的日子里,只有欢乐,而没有苦恼,你会恢复往日的你!那个采金急雨花的你,那个对着阳光欢笑的你!我保证!宛露!”
六三
“是吗?”她的声音依然深幽。“你母亲呢?经过了这一番折腾,在她心目里,我更非完美无瑕了!往日的我,尚不可容,今日的我,又该如何呢?”
“你放心,宛露。”他诚挚的、恳切的、坚定的说:“如果我能重新得到你,我母亲一定会尽全心全力来爱你,因为,只有我知道,她对以前的事有多么后悔!多么急于挽救!”
“不过,也没关系!”她神思恍惚的说:“以前的错误,也不是她一个人的。就像我妈妈说的,我又要自尊,又要爱情,是我的错!我是个贪心的、意志不坚的坏女孩!或者,我生来就是个坏女孩!”她的神思飘到了老远老远,她开始出起神来,眼睛直直的瞪着。“宛露?”他担忧的叫:“你很好吗?你在想什么?宛露?”他用手托起她的下巴。“你好苍白,你不舒服吗?你到底在想什么?”她回过神来。“我在想——”她沉吟的说:“那个采金急雨的女孩!我在想她到那里去了?”她低下头去,有两滴水珠滴在桌面上,她低低的、喃喃的念了两句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他焦灼的再托起她的下巴,紧盯着她的眼睛。
“你哭了?”他问:“宛露,求你不要这样吧!你这种样子,弄得我心神不安,我怎么放心让你走开?宛露,我告诉你,未来都是美好的,好不好?你听我的!我不会骗你!”他凝视她:“宛露,如果你真开不了口,我不强迫你去做——”
“不不!”她很快的摇摇头,像从一个梦中醒过来一般。“我没哭,只是有水跑进我的眼睛里。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放心,我会和他谈判!”
“我明天整天等你的消息!”他盯着她。“你打电话给我,白天,我在家里,晚上,我在报社!”
“我知道了。”她站起身子,凝视着他:“你老了的时候会忘记我的名字吗?如果你真忘了,只要记住一件事,我是一片云!”她顿了顿,侧着头想了想:“你知道爸爸为什么给我取名字叫宛露吗?我后来想明白了,他们以为带不大我,就取自曹操的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100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