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A Piece of Cloud

我是一片云 099

他长长的透出一口气来,眼眶完全湿了。

第十八章
宛露回到家里的时候,又是午夜了。
孟樵一整天没有放松她,为了固定这个“钟摆”,也为了舍不得离开这个“钟摆”,他和她一起吃的午餐,又骑着摩托车,去郊外逛了一个下午,没有固定的目标,他们只是在荒郊野外走着,不知怎的,虽然她已经给了他保证,他仍然觉得她是不可靠的,仍然觉得每一分钟的相聚,都弥足珍贵,似乎一旦放走了她,他这一生就再也见不到她似的。
自从有了“蛛网”的譬喻以后,他就觉得她已经攻入了他最弱的一环,每一下的凝视,每一次目光的相遇,他都会感到心中一紧。他会自问:我这样做对吗?我是蛛网吗?我会缠绞她到死为止吗?这种怀疑,这种自责,这种内疚,这种恐惧,以及对她的渴求和爱,造成一股庞大的、交战的势力,在他心中对垒,以至于他失去了一贯的自信,而变得脆弱、易感,而且患得患失了。
她呢?她像一片游移的云,悠悠晃晃,整日都神思不属。晚上,他应该去报社上班,他突然觉得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今晚放走了她,就会永远失去她了。因此,他带着她去报社转了一圈,交掉了早就写好的访问稿,再带她去雅叙,他不肯放走她,不敢放走她,坐在那儿,他燃起一支烟,只是静静的、深深的凝视她。她缩在那高背的沙发中,缩在靠墙的角落里,瘦瘦小小的,神思恍惚的,脸上,她始终带着种被动的、听天由命似的表情。这一天,她好乖,好顺从,好听话,和以往的她,似乎换了一个人,她像一个缴了械的斗士,不再挣扎,不再抗拒,不再作战——她只是等待命运的宣判。
她这种逆来顺受似的表情,使他不安了。他问:“宛露,你在想什么?你又动摇了吗?”
“不。”她看了他一眼,就掉转眼光,望着那杯咖啡所冒的热气。“我不能再动摇了,是不是?何况,我到现在还没有回去,家里一定已经翻天了,任何要来临的事,我都已经无法避免了。”
“他会刁难你吗?他会折磨你吗?他会给你气受吗?要不要——我去对他讲?”她抬起眼睛来凝视他。
“你有什么立场去对他讲?”她问,摇了摇头。“不。我要自己去面对这件事情。他不会折磨我,因为——他是个君子。”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背。
“我抱歉。”
“抱歉什么?抱歉你带给我的烦恼?痛苦?和爱情?该抱歉的,是那个皮球,它为什么要好端端的滚到我的脚边来?该抱歉的是命运,它为什么要这样播弄我?该抱歉的是我自己,我没有很坚强的意志——或者,”她眼里飞进一片朦胧的雾气。“该抱歉的是生我的人,我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
“宛露!”他喊:“请你不要责备你自己!这一切,都该我来负责任——”
“现在来谈责任问题,是不是太晚了?”她幽幽然的说,整个人像沉浸在一个看不见的深谷里,她的声音也像来自深谷的回音,低微,绵邈,而深远。“你和友岚,你们像两股庞大的力量,一直在撕裂我,我说不出我的感觉,以前,总以为被爱是幸福,现在才知道,爱与被爱,可能都是痛苦。我不知道我这个人存在的价值,我迷糊了,”她轻叹了一声,望着桌上的小灯。“(099待续)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