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70

原来这方今明原是江南一个龙头帮主,允堤招贤纳士,十年前就招揽了他。在他未入允堤幕中之时,和甘凤池虽非知交,却是相识,所以和陈德泰也曾有数面之缘。

方今明先把自己的来历,向唐晓澜说了,然后说道:“我们主公手握兵权,允祯这厮自然放他不过,可是在京中之时,怕激起众皇子公愤,所以不敢在京中下手。却等年羹尧篡夺了兵权之后,才叫年羹尧下手。”这原是唐晓澜意料中事,却问道:“你怎么知道?”方今明道:“车辟邪最爱宝剑,了因将你的剑送了给他,又诱之以功名利禄,叫他背叛主公。车辟邪答应了,年羹尧又叫他来说我。我不愿背叛主公,但和车辟邪又有十载交情,也不想立即告发,因此我用缓兵之计,请他宽限一两日答见他,这是今早的事。你们出市镇后,我本想去提醒主公,哪料他已经去赴年羹尧之宴,我知道事情不妙,过了一会,就有人飞报给我,说是年羹尧那边已经动手。”陈德泰微笑插口道:“年羹尧的军队中,也有我们的弟兄,所以方大哥赶忙跑来:把消息告我。”
原来方今明此人武功虽高,对于立身处世之道却是糊涂,看重私情,忽于大义。允堤用小恩小惠笼络他,他就愿以国士报之。但他对甘风池的侠义也甚为敬重,所以一旦大难来时,甘凤池的人叫他逃走,并告诉他陈德泰恰巧在此,他也就跑来了。唐晓澜听了,颤声问道:“甘大侠知道此事么?”
陈德泰道:“甘七哥恐怕要过两天才来,但关东四侠却已到了。”原来甘凤池怕人多不便,是以分成三批动身。第一批是关东四侠,第二批是杨仲英路民瞻和他,第三批则是吕四娘和白泰官及鱼娘。甘凤池虽然没来,但他交游遍天下,年羹尧军中也有他的耳目,所以唐晓澜暗中得人照顾,还不知道。
唐晓澜问道:“方大哥,那你今后打算怎样?”方今明苦笑道:“我要今晚见过车辟邪之后才能定夺!”唐晓澜道:“什么,你还要见车辟邪?”方今明道:“我和他十载交情,亲如兄弟,就算今后割席绝交,也得说个明白。而且我也要打听主公下落。”唐晓澜听了暗叫:糊涂。但他见方今明还口口声声称允堤为“主公”,不便相劝,只问道:“那么你还回军营去吗?”方今明道:“不,我已托人约他明日一早在雪魂谷相见。”唐晓澜道:“雪魂谷在什么地方?”陈德泰微笑说道:“就是外面这个山谷。”唐晓澜道:“怪不得这里的雪景如此之美,果然不负佳名。”又道:“车辟邪既然甘为名利所诱,方兄不可不防,明早之会,我和你一同去吧。”方今明摇手道:“我只约他单独相见,人多不便谈话。”陈德泰微微一笑,示意叫唐晓澜不必多言。
晚上消息传来,说是年羹尧奉了圣旨,已代允堤就了抚远大将军之职,允堤的近卫军全数被歼,最亲信的七名军官也被杀了,其中有三名军官就是和唐晓澜一道喝酒,后来在酒楼上被捉去的;至于允堤和博克图则在席上披擒,生死如何,不得而知。方今明听了,捶胸大哭。
第二日天刚方亮,方今明便到外面山谷相候,天空飘着鹅毛般的雪花,显得更是阴沉萧瑟,方今明箕踞崖石之上,翘首东望,心想是不是来得太早了?忽听得一声长啸,蓦地传来,车辟邪突然从侧面的两块岩石中间跳出,道:“方兄来得真早,你那两位朋友呢?怎么不一同来?”方今明吓了一跳,心想:难道他昨晚就已来了?道:“我们既约好单独会面,怎能还约旁人?”
车辟邪面色阴沉,淡淡一笑,道:“昨日我那番说话,方兄可曾考虑?”方今明道:“主公待我们不薄……”车辟邪截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兄弟争位,难道你还要为他死节不成?”方今明面色大变,道:“你们已把主公害了?”车辟那道:“我可没有动手。”方今明虎目流泪,道:“想不到你如此忘恩负义!”车辟邪道:“方兄宽心,主公还未死呢,你哭什么?”方今明道:“年羹尧肯把他放了么?”车辟邪笑道:“当今皇上亲自派哈布陀来将他请回京师去了。”方今明一听,心想:允祯将他秘密解回京城,结果还是难逃一死,而且允祯心狠手毒,只恐允堤将来之死,要比死在刀剑之下更惨。怒道:“皇上这样刻薄寡恩,我兄能不心寒么?”车辟邪哈哈大笑。(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