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 hu san nv xia

江湖三女侠 169

唐晓澜计算脚程,离朱仙镇大约也有二三十里了,心中一凛,想道:“这人莫非是故意引我来此?那人脚步一缓,唐晓澜眼睛倏亮,已进入一个山谷之中,谷中遍地积雪,银光泻地,谷中有一座茅屋,唐晓澜停了下来,不敢冒进。

那人回过头来,把手一扬,一件东西劈面打到,唐晓澜伸手接过,却原来是自己的佩剑,那人又扬了一扬手,把唐晓澜的银包和汉玉都抛了过来,忽然长叹一声,摇头摆脑的说道:“你这人对身外之事如此看重,对自己性命却不爱惜,真真可叹!你既然爱财如命,我就还给你吧,省得你像冤魂一样来缠绕我。”唐晓澜听得话中有话,怔了一怔,道:“晚辈岂敢爱惜钱财,还望前辈指点迷津。”那人回头一笑,道:“什么前辈晚辈,我最讨厌这些俗札虚文。我问你,你不爱钱财,我才不过拿了你三件东西,你就拼命来追我作甚?”唐晓澜道:“晚辈不揣冒昧,但想结识高人。”那人哈哈大笑,道:“你口不对心,我在镇上拿掉你的东西之时,你哪里知道我是什么‘高人’?”唐晓澜当时果是把他当作普通小偷,哑然无语。那人道:“你明明舍不得这几件东西嘛,是也不是?”唐晓澜道:“这胸剑乃是一位朋友所送,我不想失掉,但……”
正想说但追下去之后,就发现你是高人,那人截着说道:“什么朋友?是你的上官送的,是也不是?”
唐晓澜一愕,那人又笑道:“你是怕失了佩剑,允堤问起不好意思,也损了你近卫军副总领的身份,对么?要不然这把剑也不是宝物,你的游龙剑尚自可失,这把剑为什么不能失掉?”唐晓澜一听,这人竟熟知自己底细,更是莫测高深。那人哈哈大笑道:“送你这把佩剑的人,现在自身难保,哪还会道问你的佩剑?”唐晓澜更是吃惊,那人道:“我救了你的性命,你还不知道吗?”唐晓澜吓了一跳,莫明所以,那人道:“好,你不相信,我叫你见一个人!”撮唇一啸,茅屋中走出一人,唐晓澜一见,又是大吃一惊!
这人竟是允堤军中二宝之一的方今明,唐晓澜以前打擂炫技之后,就是由他引进允堤军中的。只听得方今明道:“唐兄,你受惊了!”唐晓澜道:“方兄,你怎么会在这里?”方今明道:“你进来吧,我慢慢告诉你。”
进了茅屋,唐晓澜先问那人姓名,那人哈哈一笑,双手齐伸,唐晓澜不解其意,细看之时,才发现此人两手,均与常人不同,常人每手有五只手指,而他却左右手都生多了一只手指,双手共是十二只手指,忽然醒悟,叫道:“你是十二指妙手神偷陈德泰陈大哥!”那人点了点头,笑道:“正是。你现在该知,我不是你的什么前辈了吗?”
唐晓澜瞪大眼睛,越发疑惑,今日一切,均如做梦一般。
你道唐晓澜何以疑惑,原来这十二指神偷陈德泰乃是甘凤池的大舅,在江湖上也颇有名头。唐晓澜心想:方今明和车辟邪二人,乃是允堤心腹中的心腹,何以方今明却会和甘凤池的大舅在一起,而且还如老朋友一般?方今明黯然说道:“主公今日恐怕难逃大难了!”唐晓澜又是心中一凛,方今明既然还称允堤为“主公”,那么他和甘凤池显然并非一路,何以又会如此?方今明又道:“你若不是陈大哥引来,只恐性命难保!”陈德泰在旁笑道:“如何?我可没有夸大骗你,故意称功吧?”唐晓澜拜下去道:“多谢陈大哥救命之恩,还望明白告知,释我疑团。”陈德泰道:“你还该多谢这位方大哥,若不是他,我也不知你在镇上喝酒。”
方今明道:“你知道你的游龙剑现在哪里?”唐晓澜道:“我的剑给了因搜去,想必在了因手中。”方今明道:“你可知道了因在哪里?”唐晓澜道:“不是在宫中吗?”了因等五人在年羹尧帐下,年羹尧的军队另成系统,所以唐晓澜不知。方今明道:“但了因不在宫中,你的剑现在也不在了因手中了。年羹尧今日举事,劫夺主帅,你那把宝剑也助了他一臂之力。”唐晓澜越听越奇,陈德泰笑道:“了因正在年羹尧帐中,而你的游龙剑也已到车辟邪的手上了。”(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