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147

那护身灵光一经脱体,少女的身子便不似先前游行自在,飘飘荡荡,御着风降落下去。三凤见魔砂飞上前去,竟被一道长虹拦住,正暗惊少女仅是一个甫行脱体的婴儿,竟有这般神奇道力!闻少女已在答话,离开光华自行降落。才知她是怕毒砂。连忙飞身上去将她捧住,接了下来。那少女降至中途,回望空中彩虹为魔砂所污,业已逐渐减退,即使敌人应允放行,也不能即时飞升,心里一阵惨痛气忿,业已急晕过去!

金须奴见三凤行为如此可恶,委实看不过去!知道这种初脱体的元婴,一任平日道力多高,此时也是至为脆嫩,什么灾害都禁受不起。恐不知怎样保护,再伤了她,先取出一粒玉柱中所藏的灵丹与少女塞入口中,然后轻轻唤道:“道友莫要惊恐,我等并非要借道友元神去炼什么恶毒法宝。道友丧了护身灵光,如今再想上升仙阙,已非所能。不如随我等回转紫云宫海底同享散仙奇福,宫中现有固元灵胶,道友无须借体便可复原。只不过迟却数十年飞升,异日遇见机缘,道友仍可成就仙业,岂不是好?”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兔儿崖玄霜洞快活村主陆敏之女陆蓉波。自从感石怀孕,陆敏疑她与人有私,险遭惨死。多亏极乐真人预示仙机,赐了一道灵符,叱开石壁,逃了进去。在壁中生下石生。先后辛苦潜修了多少年,好容易才将婴儿修炼成形,破石飞出,准备上升灵空天界,完成正果。谁知孽因注定,仍难避免,竟会遇上三凤这个魔头,破了护身灵光,迟去数十年飞升。这时身落人手,无法可施,只好应允。三凤见这少女元婴长才三尺,光彩照人,说话不亢不卑,委婉尽致,不禁心折,好不忻喜!便独自带了那少女往紫云宫飞去。
三凤走后,金须奴原意寻一深山洞壑中修道未成之士收回宫去,彼此有益。谁知三凤狠毒,阻人升仙,为恶太甚,类此孽因,异日必无善果。大错已铸,无法挽救,坐在路旁树根上,望空咄咄,好生慨叹!正在无聊,忽又听遥天云际破空之声。举目一看,一道银光直往面前飞落,现出一个俊美道童,一见面便问金须奴在此则甚。金须奴因见道童一身仙气,心爱非常,把同了三凤来此寻人,只见一个甫成道的女婴,现已被王凤妄用魔砂收回宫去,自己因使命未完,尚在寻找等语通盘说出。
道童人甚机警,闻言心里又惊又急,脸上却未显出。反笑问金须奴自已可入选否?金须奴见那道童看上去年纪虽轻,人甚老练,飞剑已有根柢,绝非初学之士,如能网罗回去,岂不比那女婴又要强些?只为他穿着道童装束,必有师长,难得他一些唇舌不费,自愿前往!便盘问道童的来历和师长的姓名,那道童原有深心,随机应变造了一套言语,假说姓韦名容,师父原是一位散仙。自己因犯小过,为师逐出,自念学道未成,终年遍游名山大川,一为访师,二为择地隐修。难得有这种海阙仙景,旷世奇缘,故此降心相从,敬求引渡等语,词色诚挚,极其自然。金须奴那般精细谨慎的人,竟为所动,信以为真,暗忖:“即使万一有点什么,自己也还制伏得他过。”便满口应允,渡他入门。道童大喜,立时拜倒在地。
其实那韦容并非真名,所有事迹全是捏造。他便是前文所说陆蓉波感石怀孕以前所交的好友,即南海聚萍岛白石洞散仙“凌虚子”崔海客的门下弟子“紫府金童”杨鲤。因感念当年蓉波相待之厚,又是自己误采毒草,才害她受此苦楚,越想越觉对她不住。欲待石开之日帮助她飞升,以报当年之德。谁知那日途中被妖人所困,脱身不得。正在危急之间,为一绛衣少年救出,并转交极乐真人柬贴仙示。开视才知自己此番途中耽搁,业已过了蓉波飞升之期,蓉波现为魔宫中人劫走。又说此去兔儿崖,如遇一姓金少年,只须设词随他同去,便可相见,日后相机助她脱离魔窟等语。当下依言混入紫云宫之内。
那初凤见三凤、金须奴一个收了一个已成道的元婴,一个引进一个有法力的仙童,先后回来,问起经过。因三凤这种行为最干天忌,虽然埋怨了几句,心中未尝不喜。因这几人都是新收,须要经过教练。尤其是后收这一个女婴,出自强迫,不是人家心愿,又坏了人家道基,不能不加防范。错已铸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表面上仍好好的用言安慰,给她服了固元胶和金庭玉柱中留藏灵药,暗中却用魔法立了一面“元命牌”,把蓉波禁制,如有异图,无论逃到何方,俱有感应!对杨鲤虽有所怀疑,但看不出丝毫破绽。(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