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146

越想越恨,竟忘了当前利害,赌气离了守位。猛又想起:“二姊还在里面,魔头万一侵入,岂不连她一齐害了?凡事均有前定,何必忌他则甚?”这投鼠忌器之心一起,立时心平气和,回了原位。且喜初凤没有觉察,法坛上霞光仍盛,并无动静,还以为没有什么。谁知那魔头来去渺无痕迹,随念而至。全仗初凤等三人冥心内视,远用灵元,代室内之人防守。三凤念头一错,魔已乘虚而入;再一离开本位,只这刹那之间,便被侵入室中。

时辰一到,初凤收了禁法,将坛开放。一阵烟光散处,看见晶亭内两边榻上,一边坐定二凤,一边坐定一个赤着上半身的美少年。算计他已超劫化解,换了凡体。地下却堆了一摊人皮金发,好生心喜。一问详情,才知有了意外,二凤便和金须奴正式夫妻相称,紫云宫中珍藏,也陆续被四人发现,有许多奇珍异宝,皆不知用法。只得照天府副册中所载道法修炼。这期间,三凤仗着道法高,在外任性胡为,结下不少仇人,初凤告诫众人,不许再出外生事,大力整顿紫云宫。
三女和金须奴把一座紫云宫用法力重新改建,又从十洲三岛、神仙圣域移植来了无数的瑶草琪花,收服驯养了许多的珍禽奇兽。在宫前设下魔阵,海面加了封锁,以防仇敌侵入。另由后宛宫门开了一条长逾千里的甬道,由地底直达一座海岛的地面。一层层俱有埋伏,无论仙凡,莫想擅入一步。并在外面物色来许多弟子,一一派了执事,分任炼丹、驯兽、锄花、采药之责,初凤自为全宫之主,更是不在话下。满以为海腹潜修,别有世界,长生不死。
谁知天下事往往微风起于萍末,出人意料。一旦种因,终必收果,任你用尽心机,终是徒劳无功!如照当时的紫云三女,闭门不出,全宫深藏海底,布置天罗地网,胜过铁壁铜墙,是谁也侵不了她们,偏巧又在闲中生出事来!这日初凤偶想起那条上通地面的甬道尚欠美观。近宫一带海底所产生的珊瑚、铁晶、彩贝之类甚多,打算采集了来,用法术炼成一种神沙,将那甬道重新筑过。那条甬道长逾千里,筑起来颇费心力,恐宫中人手不敷使用,便命金须奴夫妇、三凤三人分头出海去,各自物色一个有根器的少年男女渡进宫来备用。三人领命之后,初凤便率了宫中诸人尽量采集应用之物,建下五行炉鼎,等去人一回,便开始祭炼。
不消三月功夫,二凤回宫覆命。金须奴和三凤因为选择太苛,并无所获。恰巧这日二人在云贵交界的深山中无心相遇,彼此一谈经过,才知打的是一个主意!因未出家而有根器的少年男女寻觅不到,想在名山胜境中寻一个曾经学道未成之士,收服回去。
正在互商如何进行,忽见一道光华拥着一个少女,慢腾腾从对面峰侧飞过,似要住上升起。二人一见,知是业已成道的元神,如能收了回去,胜似常人十倍!见她飞升迟缓,看出是脱体未久,所以觉着费力。只要再飞行些时,不遇见外人侵害,一经挣扎,升出云层,便凭虚上行,直入灵空天界,完成正果!
二人存身之处本已甚高,这光华中的女子更高离地面不下千丈,再升千余丈便无法能制。这类事如被正派中仙人遇上,不但不去害她,反要飞身上去助她脱险上升。三凤为人任性,自私之心太重,哪管对方多少年辛苦修持,好容易脱体飞升,完成正果!一见时机瞬息,也不和金须奴商量,手一扬,剑光先飞出去,打算逼迫那光中少女降下。那少女见有人为难,知道是命中魔头,益发奋力上升!
三凤见飞剑飞近少女面前,为护身灵光所阻,无所施功。眼看少女又飞高了数百丈,知此女道力不浅,稍纵即逝,眉头一皱,顿生恶念!口喊一声:“那女人还不投降,休想逃走!”接看便将所炼魔砂取出,朝少女打去。这魔砂乃近年三凤在外云游时瞒了初凤,也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才得炼成。除善于污毁敌人的飞剑法宝外,差一点的仙人被它沾上,重则神迷昏倒,轻则也要打落多少年的道行!
那少女平时法力虽然高强,这时一个甫行脱体飞升的婴儿,如何禁受得住!还算那少女见闻广博,知道魔砂厉害无比,一被打中,不但一样身落人手,异日再想飞升,又须借体还原,再行转劫,受诸灾劫,把这多年石中苦修付于流水!明知敌人逼迫归顺,不怀好意,无奈已万分紧迫,再不当机立断,所受更惨!拼着再受数十年辛苦,把所炼护身灵光毁去,以免损及元婴。想到这里,三凤的魔砂已变成万千团黄云红焰风卷而来,少女一见不妙,眼含痛泪,把心一横,运用玄功,把那护身光华化成一道经天彩虹迎上前去,将扑来的云焰拦住。口里连喊:“道友高抬贵手,容我下来相见!”(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