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145

本来他一切苦厄俱能勉强忍受,但感激二凤之念一起,也和宝相夫人超劫一般,这意魔之来却难驱遣!一任他宁神反照,总是旋灭旋生,二凤如果不去理他,虽然受尽苦难,仍可完成道基。偏偏二凤不知厉害,见他万分可怜,走了过去。想起自己身旁还带有一些玉柱中所藏的灵丹,便对金须奴道:“你是怎么了?我给你备了几粒灵丹,你服了吧!”可怜金须奴正在挨苦忍受,一闻此言,不由吓了个胆落魂飞!知道天难将至,虽然身已脱骨换胎,十二重关已透,不致全功尽弃,变成凡体。但是这些年的心血盼想,稍一把持不住,势必败于垂成!在这魔头侵扰要紧关头,又万不能出声禁止,万般无奈中,还想潜运真灵克制自己,以待大难之来,希望能以避过。

怎知正在危急吃紧之际,猛觉二凤一双软绵绵香馥馥的嫩手挨向口边,塞进一粒丹药。当下神思一荡,立时心旌摇摇,顿涉遐想。刚暗道得一声:“不好!”想要勉强克制时,已是不及!真气一散,自己多年所炼的那粒内丹,已随口张处喷出,同时元神一迷糊,便自走下榻来。
那二凤好心好意拿了一粒药走向榻前,刚刚塞入金须奴口内,见他鼻孔中两条白气突然收去,口一张喷出一口五色淡烟。二凤骤不及防,被他喷了个满头满脸。那金须奴虽和人长得一样,乃是鲛人一类,其性最淫。那五色淡烟便是那粒内丹所化,无论仙凡遇上便将本性迷去,二凤哪里禁受得住!当时觉着一股异香透脑,心中一荡,春意横生,懒洋洋不能自主,竟向金须奴身上扑去!
神思迷惘中,只觉身子被金须奴抱住,软玉温香,相偎相搂,一缕热气自足底荡漾而上,顷刻布满了全身,越发懒得厉害。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神气,血脉贲张,浑身微痒,无可抓挠,又觉金须奴用力要将自己推下床去,暗忖:“这厮怎这般薄情寡义?”不由满腹幽怨,由爱生恨,张开樱口,竟向金须奴肩头就咬。星眼微睁处,看见金须奴那肩头竟似削玉凝脂,琼酥搓就的一般。心刚一动,樱口业已贴向玉肌,哪里还忍再咬下去?只使齿尖微微啃了一下,爱到极处,和发了狂一般,一双玉臂更将金须奴搂了一个结实。
那金须奴灵元有一点未昧,正在欲迎欲拒,如醉如醒之时,哪禁得起她这么一番挑逗!口里微呻了一声,长臂一伸,也照样将她搂了一个满怀。二人同时道心大乱,双双跌倒在珊瑚榻上,任性颠狂起来。一个天生异质,一个资秉纯粹,各得奇趣,只觉美妙难言,什么厉害念头全都忘了个干干净净!直绸缪到了第六日子夜,魔头才去,二人也醍醐灌顶,大梦初觉,同时清醒过来。已是柳憔花悴,云霞满身,二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的相对着一声苦笑,彼此心里一阵悲酸!彼此心里一阵悲酸,双双急晕过去。
等到二次醒转,二凤在榻,猛听耳边金须奴低声相唤。睁眼一看,金须奴正两眼含泪,跪在榻前相唤呢。二凤见他神情悲惨,也甚怜惜。闭目想了想,倏地起身将他拉起道:“这事不怨你,都怪我自己不好,累你坏了道基。如今错已铸成,无可挽救。少时便到开坛时候。三公主见我这次助你解化,已是不悦,如知我二人经过,岂不正称心意?你比我道行较深,须想套言语遮盖才好。”
金须奴道:“此乃前生注定魔孽,无可避免。但是这法坛业经大公主行法封闭,那六魔纵然厉害,怎能侵入?想起小奴坐功正在吃紧的当儿,三阳六阴之气已经透出重关,呼吸帝座,眼看真元凝固,骨髓坚凝,内莹神仪,外宣宝相了。忽然阴风侵体,知道中了旁人暗算,将魔放进。拼受诸般苦难,末了一关仍是不能避过,终究失了元阳,坏了戒体,应了先师当日预示。此事别无他人敢为,说不定又是三公主闹的玄虚了。”
其实三凤并非存心要害二人,只因第一日见二凤陪了金须奴入内,初凤镇守主坛,瞑目入定,更是郑重非常,本就有些不服。再加自己和慧珠、冬秀分守三方,不能离开一步。头两三日还能忍耐,勉强凝神坐守。及至金须奴在室中坐到紧要关头,三凤因此动了嗔念,同时也为魔头所乘,不知怎地,觉着气不打一处来,暗忖:“他一个异类贱奴,过了这一关,道基稳固,日后功行圆满,便可上升仙阙。自己枉具仙根,反不如他。”(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