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144

面皮揭去,同时眼前一亮,榻上卧的哪是平日所见,形如丑鬼的金须奴?竟变了一个玉面朱唇的美少年!正在惊奇,榻上人的一双凤目倏的展开,双瞳剪水,黑白分明,衬着两道漆也似的剑眉,斜飞入鬓,越显英姿飒爽,光采照人!
二凤呆了一会,只见金须奴口唇略动,似要说话,又气力不支神气。二凤问道:“你要坐起么?”金须奴用目示意,二凤便过去扶他起坐。玉肌着手,滑如凝脂,鼻间隐闻一股子温香气息,又见他仿佛大病初癒,体惫不支神气,不由添了怜惜之念。及至将他扶了坐起,背后皮壳业已自行脱落,粉光致致,皓体呈辉,真是明珠美玉不足方其朗润!

这时金须奴脱形解体之后,除身长未减外,余者通身上下俱已换了形质,只是起止需人,暂时还不能言笑罢了。二凤先笑朝他称贺道:“你如今已是换形解体,变了一身仙骨,再有四天静养便即大功告成了。”金须奴将头点了点,不住用目示意,看向两腿。二凤猜他是要打坐入定,运用玄功,便代他将双膝盘好。
二凤起初忙着代他揭去外皮,一变得那般美好,虽然出乎意外,因为一心关注他的成败安危,还不觉得怎样,仅止赞羡惊奇而已。及至扶他坐起,肌肤相亲,香泽微闻,心情于不知不觉中已然有些异样。再给他一盘腿,猛一眼望到对方龙穴之下垂着一根玉茎,丹菌低垂,乌丝疏秀,微有两根青筋从白里透红的玉肉之中隐现出来,更显出丰润修直,色彩鲜明,不禁心中起了一种说不出的情况!立时红生玉靥,害起羞来。忙把金须奴适才所脱的衣服取过,因为变体以后,衣服显得肥大,再加元神未复,不便穿着,只得先将他腹部上下围掩。再看人时,已在榻上紧闭双目,入定过去。这才退回自己榻前,好生无聊!
二凤知道金须奴初次回醒,这一打坐须等真元运行新体,满了十二周天,到当夜子时,天地交泰之际,才能言动自如,暂时还不需人照料扶持,闲着无事,便也用起功来。坐了一会,不知怎的,觉出心神烦乱,再也收摄不住。
两三个时辰过去,正在勉强宁神定虑,猛想起:“金须奴入定已然好久,他现时举动需人相助,不知还原了没有?今日心绪偏又这般乱法!”想到这里,睁眼一看,金须奴依然端坐在对面珊瑚榻上。鼻孔里有两条白气似银蛇一般,伸缩不定。知他立功运行已透十二重关,再不多时便可完成道基。正暗赞他根行深厚,异日成就必定高出众人之上,猛觉一阵阴风袭入亭内,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这亭业经初凤行法封锁,无论水火声光都难侵入。那阵阴风明自外来,二凤仔细四下观察时,什么迹兆都无。再看榻上金须奴,依旧好端端的坐在那里,一丝未曾转动。只是鼻孔间两道白气吞吐不休,其势越疾。二凤哪知危机已潜伏,还以为他功候转深,不久便能下榻言动如常。又待了一会,才看出金须奴浑身汗出如浆,热气蒸腾,满脸俱是苦痛愁惧之容,不由大吃一惊,暗忖:“他已是得道多年的人,虽说这次刚刚解体换骨,真元未固,那也是暂时间事。只要玄功道行透过十二重关,不但还原,比起往日道力灵性还要增长许多。适才见他坎离之气业已出窍往复,分明十二重关已透过,怎便到了这种难忍难耐的样儿?”越看越觉有异,心中大是不解!
看到后来,那金须奴不但面容越更愁苦,双目紧闭,牙关紧咬,竟连全身都抖战起来。自己没有经过这类事,虽知不是佳兆,无奈想不出相助之法。再一转眼功夫,适才所见那般仙根仙骨的一个英美少年,竟是玉面无光,颜色灰败,浑身战栗,宛如待死之囚一般!二凤平素对他本多关注,自从解体变形以后,更由赞美之中种了爱根。目睹他遭受这种惨痛,哪里还忍耐得住,一时情不自禁,便向他榻前走去。
这时金须奴正在大功告成之际,受人暗算,偷开法坛,将魔头放了进来。如换旁人,真元末固,侵入魔头,本性早迷,什么恶事都能做出!还算他平日修炼功深,当那真元将固,方要起身与二凤拜谢之际,猛觉阴风侵体,知道外魔已来,情势不妙!连忙运用玄功屏心内视,拼着受尽诸般魔难,挨过七日,哪怕误了自己,也不误人!(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