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 Qing Shuang Jian Lv part 2

紫青双剑录 卷二 143

三凤道:“他一个奴才,又是个男的,据说服后赤身露体,有许多丑态,我们怎能相助?除非叫他另寻一个人来才好!”初凤也知事情非同小可,金须奴因是关系着他一生成败,便是在旁照应的人,因为当时法坛封闭,不到日子无法遁出。金须奴服水之后,要待第三日上才能恢复知觉。醒来这三、四天功夫,本性全迷,种种魔头都来侵扰。不到七日过去开坛,不能清醒。一个受不住他的纠缠引诱,立时坏了道基。自己要主持坛事,别人无此道力。三凤和金须奴嫌隙甚深,如允相助,金须奴素来畏她,易于自制,比较相宜,偏又坚不肯允,闻言好生踌躇!

二凤见三凤作梗、初凤为难神气,心中不服,不由义形于色道:“助人成道,莫大功德!何况金须奴与我们多年同共患难,他是自甘为奴,论道行还在我等之上。当他这种千年难遇的良机和毕生成败的关头,怎能袖手不管?我情愿身任其难便了!”
初凤—想:“二凤虽然天资较差,没有三凤精进,但是这三年的苦修,天书副册上的法术已然学会不少,防身本领已经足用。金须奴昏迷中如有举动,想必也能制住。除她之外,别人更难。”便即应了,仍嘱小心行事,不可大意。
金须奴见二凤仗义挺身相助,不由喜出望外,走上前去朝二凤跪下道:“二公主如此恩深义重,小奴真是粉身难报了。”二凤忙搀起道:“你在宫中这多年来,真可算是劳苦功高。今当你千钧一发之际,助你一臂,份所当然。但盼你大功告成,将来与我们同参正果便了。”
金须奴感激涕零的应谢起身,竟忘了朝三凤叩谢。三凤好生不悦,本已有忌刻之心,再见他独朝二凤跪谢,不理自己,明显出怀恨自己作梗!好人俱被别人做去,越觉脸上无光,又愧又忿,暗思破坏之策。不提。
(注:以下一节,写金须奴脱胎换骨,与宝相夫人超劫,同写抵御天魔,但又是另一番境界,变幻万千,不可方物。)
初凤分派好了一切,法坛早已预定,设在后宫水精亭外。到时便领了众人前往,取来“天一真水”,行法将坛封锁。命三凤守坛护法,二凤早领了金须奴朝坛跪下,先行祝叩一番,然后请赐真水。初凤道:“紫云仙府深居海底,不论仙凡俱难飞进,本无须如此戒备。无奈诸天界中只有‘天魔’最是厉害!来无踪影,去无痕迹,相随心生,魔由念至,不可捉摸,不可端倪,随机幻变,如电感应。心灵稍一失了自制,魔头立刻乘虚侵入,因此我以魔制魔,照天府秘册所传,设下这七煞法坛,凡诸百魔悉可屏御。行法以后,你到了这座水精亭内,立时与外隔绝,无论水火风雷不能侵入。我用尽心力求你万全,你当这种千年成败关头,挨过七日,大功即可告成了!”
金须奴原本深知厉害,闻言甚是感激警惕。忙称:“小奴谨领法谕!”初凤便将真水三滴与他服了,又取一十三滴点那全身要穴,命二凤扶导入亭。那真水原是至宝,一到身上立即化开,敷遍全身。金须奴猛觉通体生凉,骨节全都酥融,知道顷刻之间便要化形解体,忙随二凤入亭。亭中已早备下应用床榻,金须奴坐向珊瑚榻上,满心感激二凤保护之德,想说两句称谢的话,谁知牙齿颤动,遍体寒噤,休想出声!眼看亭外红云涌起,亭已封锁,内外隔绝,同时心里一迷糊,不多一会便失知觉。
二凤见状,连忙将他扶卧榻上,去了衣履,自己便在对面榻上守护。一连两日,金须奴俱如死去一般。第三日上,二凤暗想:“金须奴平日人极忠和,只是形态声音那般丑恶,这解体化形以后不知是什么样儿?”正自无聊盘算,忽觉榻上微有声息。近前一看,金须奴那一副又黑又紫,长着茸茸金毛的肉体有的地方似在动弹。以为日期已到,快要醒转,无心中用手一触,一大片紫黑色的肉块竟自落了下来!二凤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肉落处现出一段雪也似白的粉嫩手臂。再试用手一点别的所在,也是如此,这才恍然大悟,金须奴外壳腐去,形态业已换过。知将清醒,忙用双手向他周身去揭,果然大小肉块随手而起。
一会功夫,全身一齐揭遍,地下腐肉成了一大堆,只剩头皮没有揭动,猜是还未化完,只得住手。暗想:“这般白嫩得和女人相似的一个好身子,要是头面不改,岂不可惜?”正自好笑,忽听金须奴鼻间似有“嗡嗡”之声,仿佛透气不出,人中间隐现出一根红线,渐久渐显。猛的心中一动,试用手一撕,“哗”的一声,从人中鼻翼端以上直达头脑全都裂开!心中大喜,手捏两爿面皮往左右一分,竟是连头带耳带着脑后金发,顺顺当当的揭了下来。 (未完)

相关新闻

counter easy hit